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十九回 家山何处 1
    炎莺笑了起来。这并非刻意摆出的作态,不是小女孩涂了红唇,跌跌撞撞的样子,而是生来就带着氤氲润泽的水雾和飘摇的魅意的。她的嘴角往上扬,鲜红嘴唇微开了一条缝隙,像是要引人一亲丰泽似的。她实在是一个从骨子里就散发着妖气的女子,时时刻刻都让人魂牵梦萦、魂不守舍。

    不光是抱着她的完颜晟看得有些恍惚,连这些守卫地下世界的黑衣人都看得呆了,一时之间两边剑拔弩张的气氛骤停,只余下了冰冷刀光里的温柔缱绻,一直到炎莺开口说话,这一种僵持方才被打破——似乎无论在什么地方,整个的节奏都是由她控制的,即使暂时失去了掌控,她一开口,他们就会听她说话的。

    炎莺笑盈盈、若有似无地朝着几个黑衣人嗔道:“你们是听不懂人话么?”

    为首的黑衣人微微颔首道:“圣女大人,你……”

    炎莺立即将注意力转向了他,渐渐地敛了笑容,语调降低,道,“原来你是听得懂的啊——你是贪狼,是不是?”

    黑衣人一愣,脸上肌肉突地一跳,忙低头道:“是,小的就是贪狼,和小的一起来的六人,分别是擎羊、陀罗、火星、铃星、地空、地劫。圣女大人,您记得属下?”

    贪狼身材高大,长得无比英俊而神气,是英姿勃发、气势汹汹的样子,站在原地就是一位不可侵犯的凶神,瞟人一眼,都是叫人胆战心惊到要尿裤子的程度,然而他毕竟年纪也就二十出头,血气方刚,见到炎莺这样美丽不可方物,又高高在上的圣女大人,竟记得了他这个小喽啰的名字,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是欣喜若狂,思绪一下子飞出天外,然而又要担心圣女大人的安全问题:圣女大人的身手了得,竟被眼前这个异族男子抱在怀中一路走过来而放弃反抗,实在是非常危险的讯号:圣女大人的性命要是出了一点差池,他们一个个都活不成,于是愈发地紧张。

    炎莺轻叹一声,似是在自言自语:“我自然记得,你这底下的六煞星,擎羊、陀罗、火星、铃星、地空、地劫。即使是不记得人,也该记得我命里的这些数目,一个个地,都占得全了。你们,该做的事情不做……”

    贪狼以为圣女大人大致是要他们出手相救的意思,于是干脆更加上前一步,手中的兵器咣当作响。离他较近的另一人的年纪较他更小些,见他要动手的样子,自然也拿了兵器准备进攻,平缓下来的气氛又再一次变得紧张冰冷起来。

    完颜晟倒并不十分慌张,反而是对他们手中的兵器起了兴趣,他盯着铃星双手里的兵器,略带些好奇地淡然问道:“这是什么兵器?长得倒是挺特别。”

    贪狼抬起头来,朝着完颜晟笑了笑,道:“你眼光不错,金眼睛小子。这东西,叫做‘锏’——”他晃了晃手中的八棱锏,一边一把,朝身前交叉一碰,相撞击是声音沉重而悠长。他的八棱是金属铸成的武器,形似硬鞭,但锏身无节,锏端无尖,扁长无刃,长有四尺。铃星用欣赏的眼神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专属兵器,又道,“锏的分量非常之重,不是力大无穷之人不能够运用自如,它的杀伤力十分可观,即使隔着盔甲也能够将人活活砸死,更别提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了。喂,金眼睛,想不想试试?”

    完颜晟冷笑道:“你们这些汉人,要是拿研究新兵器的时间来研究别的,也就不会有这样多的花拳绣腿了。”

    贪狼的眼睛一下子抬起,死死钉在完颜晟身上,恶狠狠道:“什么?”

    完颜晟笑起来。他的笑短促、讽刺,是草原上黑夜中阴冷的风,是伴随着狼嚎的危险的讯号,与铃星想象之中辽阔的草原大相径庭,因此贪狼更感到加疑惑和愤怒。

    完颜晟干脆利落地总结道:“我说,你是打不过我的。”

    说话间,贪狼将双锏一拨,暴雨流星一般朝前发出巨响,顿时灿然刀光闭露,铿锵之声如星辰炸裂,陨铁纷飞——无刀刃的武器,竟有这样叫人惊叹的形态!

    树叶飘零,飞沙走石。这引得完颜晟也不禁眯起了眼睛,觉得面前名为贪狼的男子并不是花拳绣腿,是实实在在力大无穷的一个凶猛角色,看他的身形就能看出来,实际上比完颜晟还略高些,完颜晟站在人群中,已是鹤立鸡群了!——也怪他,好不容易学了个新词就整天吧啦吧啦地乱用,觉得放之四海而皆准了,其实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在胡说八道,不能完全精准地表述出来。

    但是他也没有出手。他甚至没有防备。毕竟炎莺在他怀里,是再好不过的挡箭牌——他并无此意,炎莺更没有。

    因此,这暂时的冲突爆发并没有持续多久,而是在炎莺的怒吼之下结束的:“贪狼!”

    贪狼一听这威严无比的声音,刚才的气势一下子焉了大半,他忙将左手的八棱锏往下一压,朝着自己的方向打过来,强行阻止了这一招星辰爆裂,时光倒流,碎片重新回到原点,是完整、钝重、圆滑的一个月球,心脏震颤,手腕微抖,他冷汗直冒,退了一步,单膝跪地道:“圣女大人,小的没有冒犯的意思!”

    “都说你性子直,我看你是脑子不好!“炎莺气得要命,劈头盖脸地一顿破口大骂,“什么忠心耿耿,什么守卫天神?我看就是放屁,目光短浅,比狗还笨,狗还知道认主人,你是想一锏砸死我是吗?贪狼!跟你好好说话你听不懂是吗?华阳教的三煞星之一的贪狼,还真是个头脑简单的蠢货,我可真是开了眼了!”

    贪狼低头乖乖挨骂,一边听,一边勉强点头道:“是是是,圣女大人说得对。是小的的错,是小的欠考虑。”——自然,圣女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地位高的人吩咐了什么,他都应该无条件地认同接受,事实上他掌管了不知多少教众的生死,他们在他脚下不过是蝼蚁,但他十分敬畏炎莺大人:敬是因为她的美貌,畏是因为她的身份。

    “对,我说得当然对,”炎莺道,“你给我把锏收回去,别在我眼前晃。然后,你带着你的人,往后退七步,一步都不能少。”

    咣当一声,贪狼把锏丢到地上,左右双锏相互敲打,三声撞击仿佛是清晨寺院里的钟的吟哦。与此同时,他开始往后退。身后六人也纷纷往后退去,生怕少退一步,炎莺直接赐他们一死百了。然而贪狼似乎还不甘心,一边后退还一边垂死挣扎道:“圣女大人,他很危险,你真的——”

    “我说过几次了,你听不懂我说话吗?”炎莺无奈地笑起来,她的笑美艳绝伦,不可逼视,“他也说了,连交换的条件都没有,他没有筹码,自然不会放开我,我是他在这里唯一可以利用的人——对吗?”她的声音忽然柔下来,眼睛看向完颜晟,而那在贪狼眼中不啻于一种求饶,圣女大人可从未这样反常,于是贪狼更加生气了。

    “圣女大人,我不能走。”他在远处开口,声音依旧清晰可辨,每字每句都清楚地传到完颜晟的耳中,“这个金眼睛的人,他会毁了这里的!”

    炎莺温柔地笑道:“他不会的,你再这样执拗下去,我倒要怀疑你想忤逆华阳教,要将这里搞个天翻地覆呢。”

    “圣女大人!贪狼绝不会——圣女大人!”圣女大人不会是中了蛊了吧!在贪狼愤怒的火焰燃烧到顶点的时候,完颜晟清了清嗓子,引得贪狼的眼神刷地一下又杀了过去,精准,肃杀。

    “收回自己的招式,远比出招更难控制。”完颜晟道,“你是左撇子吧?”

    贪狼精神一拎,瞪眼道:“是……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完颜晟撇头笑道,“我只是想说,我一眼能看穿你的招式,所以也可以轻易地打败你。”

    在贪狼再度爆发之前,炎莺又开了口,只是轻飘飘地一句,像是一根细长的针,扎破了一只皮球——

    “你听懂了吗,贪狼?我让你滚,再不许来妨碍我们之间的事。”

    炎莺说着,用手指挑唆着完颜晟的下巴,眼中是似有似无的一团水雾。她真是个绝顶的美人,是美艳动人的妖精,是妖气十足的尤物,完颜晟心想着,他微笑着,看着贪狼气得发抖的脸,他的气场、力量,都绝不输给自己,只是比其他来,自己好像更适合当坏人呢。

    贪狼嘴唇颤抖着,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低头咬牙忍了许久,终于抬头,愤然道:“好。小的先行告退了,圣女大人……您千万千万注意安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小的可担不起。”

    炎莺冷笑道:“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情了呢。我死不死,关你什么事?我要是真死了,你给我陪葬就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确认贪狼等一众人全部消失在视线中以后,完颜晟将炎莺从怀中放了下去。炎莺的身子是柔滑冰凉的,像一条美女蛇——也许是因为自幽深湖水中下潜而来的原因。因为两人都是浑身湿透,于是搞得完颜晟自己也忘记了。

    他的动作尽量很轻。炎莺站立在地面上的时候,首先就伸了个拦腰打了个呵欠,一边往前走,一边慵懒道:“真是不会伺候人。”

    “是吗?”完颜晟笑了笑,道,“你——冷吗?”

    炎莺回头瞟了他一眼,朝他笑了一下,反问道:“怎么,是想把你的湿衣服给我穿,还是想我把干衣服给你?”

    完颜晟笑道:“谢谢,我很好,你小心别着了凉。多亏了你的主意,我才能够太平无事地活到现在。这些人看起来真的很厉害。”

    “你也看到了,贪狼这家伙非常莽撞和愚蠢,偏偏他的实力又很可怕。如果你直接这样进来,又被他看到了,他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杀了你,挡都挡不住。他习惯了杀人不眨眼,对于入侵者更是要像蚂蚁一样捏死才罢休,我可护不住你。”

    “为了你,我会战胜他的。”完颜晟毫不避讳地说。

    炎莺同样不避讳地报以一个了然的目光,笑道:“你会光顾着看我,然后被他杀掉的哦。”她理着衣袖道,“你比他好不了多少,那么多进入华阳教的方式,你却偏偏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一种,害得连我也跟着遭殃,衣服都湿了个透。还有啊,其实这里一点都不冷,你只是觉得紧张而已。要是在地面上,你早就已经冻僵了哦。”

    “——啊,还真的不冷呢。”完颜晟才反应过来,比起汴京城地面上的天寒地冻,这里实在是个温暖湿润的极乐之境,难怪他从水面出来,至今还未感受到一丝冷意。

    “是吧。”炎莺朝着完颜晟走过来,停在他面前,朝前面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你往前走吧。”

    完颜晟金色的瞳孔之中透出困惑来,道:“我可不知道怎么去找教主呢。”

    “啊……”炎莺笑起来,“我都给忘了,怎么,你是想继续让我给你带路吗?不是说好的,劫持我只是装装样子,你还想把戏演到底吗?”

    完颜晟道:“那倒没有这个意思。”他一拍脑袋,笑道,“嚯,我差点忘了,还以为你是我的同伴呢,想着让你带我一路过去。你是我的敌人,做到这样已经是……义……”他一时间忘了词,炎莺会意,笑着补充道,“仁、至、义、尽。对吗?”

    “对,仁至义尽。”完颜晟点头道,“你能够帮我到这里,我已经非常吃惊了。”

    “被你威胁着罢了。”炎莺神秘地笑了一笑,道,“被逼着带人闯入这里,还算是说得过去。可是一路带人去找教主,那可是天大的罪过。你如果非要继续这样做的话……”她的声音飘忽起来,“我就一定会骗你了。”

    “一定?”完颜晟道,“你如果在床下对我说过超过三句真话,我就谢天谢地了。”

    炎莺大笑起来:“你再说的话,我一句真话都不对你说了。”她笑的时候,声音是好听的,是温柔绵延的潮汐,是牵扯不断的连珠的雨滴,一滴一滴地砸到地面上,是天空的在恸哭,听得久了,似乎有一丝悲伤的意味在里头。

    完颜晟也不在乎其中的悲伤,他觉得动听就是了。他耸了耸肩,道:“没有关系。你说不说真话,我又不会在乎。你也不会在乎我。”

    说话的时候,完颜晟又轻微的走神,于是在这巨大的原始森林里,他自然而然地撞到了东西。他哎哟一声,捂着脑袋,停了下来,回头看见炎莺在笑他,他看着炎莺的笑,自己也笑起来。他又转过头去,看见面前巨大的榕树,枝繁叶茂,盘根错节硕大无朋的树冠形状奇特如飘摇的云,从深绿之中泛滥出奇异的紫色光泽,而红色的枝条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往下垂入地面,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仿佛是一片血月之夜里未曾卷起的珠帘,在帘子背后透出光怪陆离的景色。

    完颜晟一眼望过去,这迷迷蒙蒙、朦朦胧胧的景色,竟似是阔别已久的故乡的草原,辽阔而遥远,完颜晟心里一惊,又反应过来,再次回头问炎莺道:“这是真的吗?我看到的,是假的吧?”

    炎莺平静地看着他,眼里是他无法捉摸的神色。她好美,美得与这诡异而华丽的森林融为了一体,她是其中孕育而生的最美的精灵,充满着野性和未知的邪恶,又引人入胜。炎莺摇摇头,道:“我怎么知道呢?要失去这一切的,可不是我呀——”

    “什么?”完颜晟一愣,下意识地朝前走了一步,他定定地望着那一片草原,草原上有着各色的野兽,马蹄声答答而过,他看见自己兄弟们熟悉的脸,听见他们口中说着女真语,声音像是暴雷落地翻滚,自带着浑浊嘶哑的因子。

    “别让那只鹿跑了!快追,快追!”

    完颜晟的思绪也跟着这熟悉的乡音往前翻滚,隔了太久以至于不知记忆该从何拾起。他茫然往前走了一步,一刹那,前方的幻境以一种他难以企及的速度,飞快地往后退去,并且呈旋涡状地旋转消失。他着急了,忙往前跑过去,他拨开缭绕的枝干,他的手指触碰到柔软枝干的时候,它们由红色变成紫色,又在奇异光线下呈现出夕阳一般的金橙;完颜晟视而不见,他只在意远处的那一片正在消散的蜃景,即使他知道那不是真的,但毕竟是太想念了;他用力奔跑过去,朝着那个漩涡跑过去,那个漩涡似是突然停了一停,逐渐地发出明亮光芒来,它愈来愈亮,仿佛是一只浑圆的月亮,是模糊的泪痕似的一点,是久远的一场哀愁。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