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十三回 同首不须惊 3
    管家吓得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到地上,口中喃喃道:“简王殿下……简王殿下……”

    王烈枫皱眉道:“还是来晚了吗……”他看了一眼吓得站不起来的老管家,略显无力地安慰他道,“您别担心,常说死要见尸,简王殿下只是失踪了,未必真的有事。”

    ——王舜臣当年在战场上失踪了,人人都以为他死了,最后还不是活着回来了。当然这是个例。

    “但是,我们简王殿下,流了这么多血,只怕是……”管家声音颤抖地说着,眼泪刷地流下来,道,“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王烈枫无奈地笑了笑,哑声道:“未必是简王殿下的血。”他看着墙上地上的血,发了一瞬间的怔,脑子一晕,想起九重天来。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转而被管家的呜咽声代替:“怎么会这样,是什么人要害我家简王殿下,他还只是个孩子啊!他杀了简王殿下,甚至连尸体都要带走,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的天哪。”

    王烈枫喟叹一声,歉然道:“真是没想到,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本来是不是想等我离开了再动手,还是说,他高估了我的速度?终归还是我太慢了,抱歉,抱歉,是我太没用了。”

    虽然没见过简王几次,但王烈枫还是觉得异常歉疚,他本来就身体抱恙,这样一来更是心里难受得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也没有办法,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借口离开,或者——

    轰隆!

    王烈枫警觉地回头。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轰隆一声,像是遥远的一声雷,沉闷,巨大,有着不可估摸的破坏的力量。在响雷声中,有仆人的尖叫声传来,盘子里的东西再次撒了一地,但这次没有人去捡起来,毕竟还是逃命最至关紧要。在惶惑的慌乱的呼救声之中,王烈枫听到了一个笑声——双声重合,一高一低,摩擦交织着如同幽深地底蔓延上来的强震。

    而这一次,这声音更是强到使人颤抖的程度,极响亮极强烈,震得老管家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虚弱地翻着白眼,王烈枫捂着自己的心口,要去扶他,但是老管家摆摆手,道:“王大将军,不要管我,那说不定是……是掳走简王殿下的人。”

    老管家的意思非常明显,是要让他王烈枫追出去。王烈枫当然不能拒绝,即使是不说,他也是会主动跑出去的。

    因为这个声音对于王烈枫来说太熟悉了。正是因为熟悉,才会更觉得它的出现是多么恐怖和不可思议。

    ——这是刚才已经死过一次的,九重天的声音。

    王烈枫走出门去,看见九重天站在门外,朝着他走过来。依旧是低垂下来的困倦的眼睛,呆滞的神情和浓重的杀气,但是此刻的九重天在笑,笑得狰狞恐怖,笑得光怪陆离:九重天每走一步,身上就出现重重叠叠的七八层的幻影,他周围的空气在他的幻术的施展下仿佛也跟着凝结成了冰晶,变作边框坚硬的冰块或宝石的形状,折角仿佛是一把一把的刀,让他想起同时对付八个人的斧头,说实话他真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赢得异常艰难。

    那一刻如在眼前,更何况他现在还活着。对付九重天,真叫人头痛。头本来就痛,现在更痛了。因为饥饿和疲惫,因为伤痛,还因为困惑。

    王烈枫走出去,站在距离九重天九步之遥的地方,问道:“你怎么还活着?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刚才的哪一个?”

    九重天再度大笑起来。他笑的时候,眼中的痴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疯子一般的执着,是嘲笑和调侃,是看穿了一切,睥睨着他,戳穿他自以为是的愚蠢。

    王烈枫觉得自己被这个笑声伤害到了。不是心理上的压迫,是纯粹生理上的不能承受。他身子微微晃了晃,勉强稳住,而九重天自然是看见了,他开口道:“你的数学不太好呢,王大将军。刚才你杀掉的,最多只有八个人,但是好可惜,那些都不是‘九重天’的本体,八个都不是,而我,第九个,才是真正的本体。”

    他手持利斧,往上一挥,从身子的左边与右边各自析离出一个躯体,他挥动斧子,往其中一个人的头颈上看过去,啪的一声,头颅滚下来,滚落到雪地里,眼珠子咕噜噜转着,嘴巴一张一合,嘻嘻笑着,两个重合的声音对王烈枫道:“为什么,为什么与我们为敌?”

    王烈枫问道:“你把简王怎样了?你把他抓到哪去了?”

    十几个人同时开口,道:“我?又不是我要抓走他的。我只是让他去了该去的地方而已,简王怎么样了?”他们转头问旁边的人,“简王怎么样了?不知道。咦?你也不知道。嘻嘻嘻嘻……”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嘈杂混乱如跌入地狱。

    王烈枫咬牙盯着身处最中间的九重天,生怕他突然调换位置。然而身后有人拍他肩膀,他一回头,九重天一只手捧起他的脸,道:“你以为那是我的本体吗?我的本体在这里,这才是我。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想变出几个就变出几个,别以为常理可以锁住我,王大将军,我是不可战胜的,刚才那八个,只能算是虚弱的幻影而已。”

    王烈枫在一瞬间几乎不能呼吸,他紧张到神经紧绷。而十几个幻影突然往这个方向靠近,十六变成八,八变成四,最后又变回两个。两个人分别钳住王烈枫的双手,用斧头抵在自己喉头,用诡异无比的四个声音问王烈枫:“猜猜哪一个才是我?给你一次机会,杀了我,你有机会,真正地杀了我。嘻嘻嘻,王大将军,选不出来了吗?我替你选吧。你说,是不是刚才和你说话的我呢?”九重天用斧头在自己脖子上一抹,头颅滚下来,身子倒下去,另一个人嘻嘻笑着松开手道:“不是哦。”他往后退,远远地退了数十步,一边说道,“不是哦。”

    王烈枫恍然道:“我知道了,刚才的那些幻影是为了牵制住我。就在刚才,在我和你的幻影战斗的时候,你的本体就已经到了这里,劫走了简王……你的每一个本体,都有着不同的视野,到最后都进入你的脑子。就是这样,对不对?”

    九重天大笑道:“不愧是王大将军,嘻嘻……你猜得没错。刚才你所对付的,都是我随便放置的幻影,虽然弱而且愚蠢,但是八个幻影对付一个虚弱的你,可真是绰绰有余。你的确发现了八个之中的本体,可那也只是我无数分身当中的其中之一。王大将军,怎么,你还想和我打架吗?你打不过我的,你的存在还有别的意义,对不对啊——”他朝着王烈枫眨眨眼,忽然大笑起来,“自身难保,自身难保,好笑,好笑!嘻嘻嘻嘻……”

    王烈枫抬起头来,九重天从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八个,十六个,三十二,六十四——人越来越多,足足有一百二十八人站在他面前,哈哈大笑,笑声震耳欲聋。

    “你刚才是不是这样杀掉我的呀。”九重天笑道“可惜,可惜,可惜你杀不掉我。嘻嘻嘻嘻,你杀不掉我,我到现在都活着,你看啊,我还能变出更多的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嘻嘻嘻,嘻嘻嘻——”

    上百人的和声,声音如一叠一叠翻涌的海浪拍打荒芜沙滩。人变得越来越多,一个变出两个,两个变作四个,四个又相互交叠变回两个,如此陡然剧变,能够把人看得晕过去,再理智冷静的人,都要看得两眼昏花了。

    他们朝着王烈枫凑近,在他前方附近让出真空,向着王烈枫的方向行进,待到王烈枫入阵,此阵虽破不散,两边分身举起斧头固守与准备,而身处王烈枫前方的分身,则是举着斧头,冲刺过来向他攻击。斧头往下劈道一半,王烈枫伸手夺过他的武器,将他往旁边一劈,接着换了方向朝着飞奔而来的第二人反手一划,将他砍成两半。没有血溅开,只有幻影的消散与重生,新的幻影不断补充到两边,一个一个地与王烈枫交手。

    此阵的可怖在于它的路线。直线的冲杀与混乱的战斗,都不如这一流水般永不消逝的环形路线,无穷无尽的敌人会逐步消耗王烈枫的气势与体力,最终将他的生命消耗一空。来回的冲击,混乱、恐慌与不可捉摸,无法正面对决使得王烈枫很快就处于劣势,他的手臂有些酸痛了,是之前的伤渐渐上涌,让他更加疲惫。

    “王大将军,王大将军!嘻嘻嘻,嘻嘻嘻……”忽远忽近的群音重叠,大笑道,“你要怎么办呢,你出不了这个阵了,你功夫再好也抵不过体力透支,可是幻影是不会觉得累的哟。王大将军,怎么办,怎么办呀——”

    王烈枫突然斜身躲过一击,往下一倒,从分身的围绕中滚到了东面的位置,迎上来的分身们愣了一下,哄堂大笑起来,道:“哎呀,王大将军不想打啦,王大将军开始躲啦!王大将军,王……”

    一声尖叫——是不属于这和谐的怪音之中的惊恐叫喊,一高一低两个声部,确实是出自九重天的一个分身。这个分身位于正东的位置,王烈枫双手握住斧头,从下往上将他劈成两半,他在惊恐之中灰飞烟灭,王烈枫还未站起来,立刻就势一滚,从这个位置滚了出去!

    “你——你要干什么,王大将军?你是想逃跑吗?你逃不掉,你逃不掉的,嘻嘻嘻,我们还是会包围你,继续和你玩,你会累死的——”

    王烈枫突然冷笑一声,道:“你们这点本事,我还不明白吗?”

    “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王烈枫又从原来的位置冲进去,一路厮杀,先是冷不防用斧头从上往下砍,待到对方躲避只是横劈过去使之后仰,尔后回身横扫,正中要害,分身大破;他的这几下招式又是极快极凌厉,简直无法可躲。他从东入,再朝着西南方向而出,又从正北方向一路杀进,顿时阵法大破,分身凌乱地散落四周,眼见得近百个人一个一个地消失了,只剩下了八个人他们惊讶地开口道:“你怎么知道破解之法?”

    “这还不简单?”王烈枫冷冷道,“八卦阵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休门’杀出,复从正北‘开门’杀入,此阵可破——八卦阵的破法我常年牢记于心,要想拿这个困住我,那未免也太天真了。”

    他的话引起了一阵沉默的对峙。

    许久,十几个个声音响起,道:“厉害啊,王大将军,能破了八卦阵,实在不简单。不愧是常年带兵打仗,果然名副其实。既然你这样都能够赢,那我再和你过不去,就未免太不仁不义了。我不跟你打了。王大将军,嘻嘻嘻嘻,我不欺负你了,走了,走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到章大人那里去!”

    他们的身体消散,朝着最中间的本体靠拢,晃眼的幻觉逐渐消失,声音也慢慢变小,最终变回了一人,一个九重天,痴痴的眼神,困倦的眼睛与合不拢的嘴,他轻松地笑道:“王大将军,别追啦,我走啦,嘻嘻嘻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要走了,王大将军,注意休息嘛!”

    王烈枫可不打算放过他,怒喝着追上去道:“你给我站住!”

    “追不到我的,王大将军!你放弃吧,好不好,好不好,嘻嘻嘻嘻……”九重天大笑起来,身影如风,迅速地消失在远处。

    王烈枫头晕目眩,但依旧紧随其后。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恋战,但是责任高又对自己说一定要抓住他——他实在是过于听话。在外打仗的好处是一切事情都由他决定,而他自己的决定总是正确的。别人的命令,往往是错误的。

    他一路追过去,甚至最直接在简王府取了马追过去,他骑着马追了半座城,追过霜月街,他看见在前方的九重天忽隐忽现,几乎不可辨认,而且这样快的速度,使他怀疑自己所追逐的目标是否也只是一个幻觉,是不曾存在。他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是喝下了铁水,一直顺着血管往下走,灌进双腿如铅般沉重。他突然之间疼痛加剧,双手颤抖,整个人脖子一歪险些摔下马。

    “咦,这不是王大将军吗?呀,小心,马跑过来了!”

    王烈枫将缰绳一拉,竭力控制住了马首方向,避开路边摊和过往人群。怎么霜月街的人这样多,即使不是晚上却好似被白昼掩埋了星光的夜晚,热闹非凡且无知。人们纷纷抬头看着这一个浑身血污但是意气风发的王大将军,他是今天霜月街最美好的风景、

    但是这一切对于王烈枫可不是什么好的收束,他渐渐地感觉到体力不支了,他实在是累得要死掉了,终于保持着自己意气风发的状态跑出了霜月街,又跑过两三条街,跑入荒芜之境,汴京城最偏僻之处时,他在马背的震颤下开始吐血。

    血喷了满地,他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他头痛欲裂,腹痛如刀搅,马也渐渐感觉到背上的驾驭者的虚弱,控制力减弱,于是开始胡乱地跑起来,最终竟是往刚才来的方向,山的地方跑过去。王烈枫在意识模糊之中抬头看见这熟悉的景色,自嘲似地笑了笑,在马往山上跑的时候,他彻底放弃了对这匹马的掌控,干脆任由它去了。

    他摔了下去。他用最后的力气往旁边一滚,躲过了马蹄飞踏,就不再移动。

    雪变大了,阳光灿烂,显得白雪更加耀眼,它们仿佛破碎的一片一片的白色纱雾铺落,寂静地坠落下来,咧开可爱的嘴在笑。这是无辜的笑,是毫无感情的笑。漫宇琼瑶,雪蝶盘旋,停留在王烈枫乌黑的发、浓长的睫毛和柔软苍白的嘴唇上,冰凉残忍湿润,钻进他的心底透出极寒。雪覆盖了整座山,汴京城最坚固的墙壁,山峰拔以刺天,天空灰暗沉静,山体晶莹,银装素裹。马蹄踏进柔软的雪地,无声无息,踏破底下冬眠的植被的根茎,折断它们的脖子,来年春天也不会醒。

    雪是奸诈无比,雪是早有预谋。雪覆盖到他身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他埋葬成一片白,他背上薄薄的一层绒,看起来仿佛是温暖的皮毛,实际上却冰凉无比,每分每秒都在吸收人的性命。

    王烈枫难得地感受到绝望。他回想起当年自己在战场上躺了三天三夜,看着天空变黑,又看着它露出鱼肚白,在灿烂的光芒之中,他发觉光明只是黑暗的遮羞布,正义从未存在,人生只有凄苦。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