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十三回 同首不须惊 2
    “你不行了吧?”“你要死了,王大将军,你注定今天要死。”“早点让我杀掉就好了,现在你自己都把自己弄得这样痛苦。”“你打不过我的,你打不过‘九重天’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王烈枫一个分心,一把斧头横冲直撞地撞击上来,他抬头的时候,斧头离他只有一眨眼的距离。

    “你要死了。”八双困倦的眼睛盯着他,十六个忽高忽低的声音对他说道,“你要死了,王大将军。”

    以一敌八,你是打不过的。

    王烈枫轻叹一声,道:“可是,‘你’只是一个人吧?”

    “什么?”十六个声音道,“我什么时候透露给你的?”

    王烈枫往双手紧握在一起,手臂互相贴紧,在斧头挥舞呼啸而至的一瞬,从“一重”的身下钻过去,双臂之间从下往上猛地提起,穿过他的两条手臂,嘭地一下撞击到他的手肘处,顿时,“一重”整条手臂酸麻不能移动,惨叫起来,松开一只手,王烈枫顺势挥动手臂,朝着他的脖子用手刀劈砍过去,在他的下巴处重重地一击——

    “无时不刻,而且我知道,你就是‘一重’,是本体。”王烈枫声音沙哑道,他边说话边咯血,声音断断续续也破碎成了两截。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重”倒了下去,而另外七人也跟着他的动作倒了下去,斧头落到地上化作灰烬,人一沾地就烟消云散。

    “……在刚才,‘二重’和‘三重’的斧头相碰撞,明明应该磨损的,可是等到他们重新来攻击我的时候,每一把斧头都光洁如新,我就知道他们不是你的‘本体’,而是‘分身’。照理来说,根据本体的动作因势而变的分身的速度,应该会比本体慢些。不过那并不好分辨,我太累了,看不清楚。真正让我判断出哪个是你的位置的,是刚才你们拿房梁撞我的时候,所步的‘阵型’……”王烈枫咬牙笑道,“别的我不明白,阵型我不能不懂,我每天在战场之上练兵,深知阵法的重要。此阵如箭矢,大将位于阵形中后,主要兵力在中央集结,前锋张开呈箭头形状,进攻起来势如破竹,目的在于‘中央突破’,的确有效,我都能被一下撞到吐血。‘前锋’是房梁,而‘主要兵力’就是分身,那么‘大将’的位置,自然就是本体了。”

    九重天道:“你,你——”

    王烈枫柔声道:“我记住了你的位置。被我记住的人会很倒霉,我很严格,没有达到我要求的人,会被一直穿小鞋的。我不喜欢班门弄斧的人,尤其是当你没有那个能力的时候。”

    九重天抬起头,依旧是困倦的样子,半开着口痴痴道:“不愧是王大将军,你好厉害。”

    王烈枫冷笑一声,勉强爬起来,缓缓道:“我可不厉害。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哪像你这样,会用这等法术啊。”

    九重天道:“这不是法术,这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倒是你——你居然是普通人。”

    “怎么了?真要说起来,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都是普通人才对吧?”王烈枫说着,眼睛看到躺在雪地中的斧头,眼中微微一亮,不动声色地伸过手去捡,“我刚才倒是听人说了,有一个与皇室作对的神教,叫做华阳教的……你是其中一员吗?”

    “我是。我是。”九重天突然笑了,他的一高一低两个声音像是从水底往上翻涌的泡沫,“华阳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像我一样的怪物哦。但是怪物,也是会死的,王大将军——你要杀我,对不对?被你抢占了先机,你居然要杀我了,这怎么会是真的——”

    雪花飘落。

    他回过头,看着王烈枫高举的斧头,突然颤抖着嚎叫起来:“出来,出来,出来!”他的身体再次发抖和分裂,他的皮肉分离出皮肉,毛发分离出毛发,他从一个人分裂出另一个人,如此近距离地接触着他,王烈枫感受到了空间的凝固和撕裂,他的手靠近的时候,仿佛变成了不能挪动的石头。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事不宜迟。

    王烈枫举起斧头往下砍去,朝着九重天的脖颈后方砍去,咕噜一声,九重天的脑袋滚落在雪地里,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翻过来朝上地看着他,用那混乱的忽高忽低的声音嘟嚷道:“为什么你却非要和章宰相作对,和申王殿下作对,而向着那个废物端王……呢。”

    他像一个漏气的皮球,迅速地干瘪下去,一瞬间就无声无息了。他死了。

    王烈枫不敢倒下。他看着九重天,盯着看了许久,确定他再也不会起来了,于是他头晕目眩地立起身,单手捂着额头眼睛。他的脸实际上很小很瘦削,薄而修长的手一遮,就掩盖住了半张脸。他在思考和回忆。他非常费劲地想了老半天,才终于想起自己是要去救简王的。

    “营救简王”这个提议,说明了端王殿下虽说半点武功不会,但还真是个有脑子的人,于是派他去营救。只是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半路还被人算计了。幸好是他王烈枫来。啊,也不是幸好,连王烈枫都快要惨遭不幸了,是不是好事还另说呢。

    这个九重天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拥有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据他所说还是天生具有,而且并非一人所有——这就非常可怕了,既然是章惇派来的人,那么作为一击开门口,之后或许会有同样不可思议的对手的存在——他真的不是在做梦吗?从昨夜开始发生的一切,都好似做梦一般的不真实,可是他甚至都没有合上过眼睛。

    没有睡着过,那是不是其实在做梦?所见到的,是这个世界所存在的真实之物吗?他所要去的地方,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后续?

    没有选择的话,就暂且先去完成。王烈枫开始往简王府走过去,大概只有一条街的距离。他此刻非常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到那里,不仅仅是因为时间紧迫,更因为他想找个地方休息。

    ——他确乎觉得有点累了。

    简王府在这场无声大雪之下受难。雪冰冷厚重,压得屋檐上的砖瓦往下掉落,平日里简王赵似没事就往房梁上走过,吱吱嘎嘎的一直倒也没有什么大事,雨水侵蚀,冰雹打击,内部逐渐生出裂痕,而最终压垮它的竟是一场柔柔弱弱毫无攻击力的雪。

    冬天的时候一切都困倦了。王烈枫赶至之时,简王府安静极了,从里到外透出困倦感来,使他总是不安地想起九重天的那双痴痴呆呆的眼睛:简直就像是没有灵魂。大门口的两个侍卫立在门前,倚靠着两边墙壁偷偷打盹,脑袋已经耷拉下来,鼾声如远处十几里外的雷,隐隐约约听不清楚,但你知道它确实存在。

    时间到了中午,人总是爱在这个时候犯困,对于晚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早上又不得不醒过来的大部分人来说,中午才是他们一天之中睡得最沉的时候,所以侍卫宁可站晚上的岗,也不愿意站中午的岗。

    王烈枫非常能够理解人类的困倦不可避免,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他所在的军营里,他是绝对要按军法处置绝不姑息的。要胜利,就要与一切正常的作息斗争到底,这非常残酷也非常真实。但毕竟不是自己管的事情,王烈枫觉得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只要他们能放自己进去就行。

    结果两个侍卫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王烈枫的到来。王烈枫站在他们面前,手在他们眼前晃了又晃,他们依旧睡得昏昏沉沉,毫无反应,倒是让王烈枫觉得不知所措了。他轻轻咳嗽一声——结果他一咳嗽就停不下来了,冷汗直冒,汗湿重衣,尽管竭力忍下来,但免不了伤到元气。他咳到缺氧,双腿发酸,站立困难,干脆就蹲了下去,哗啦一下,衣袖飞扬,仿佛自下而上的冷风席卷,刮到两个侍卫身上。

    冷风一激,两个侍卫总算是醒了。他们一睁开眼,就看见王烈枫跪在地上,先是一愣,其中一个认出是王烈枫,慌忙俯下身道:“是什么风把王大将军吹来了?您在这跪……待了多久了?快快请起,我们府上没那么多规矩,您要找我们家简王殿下,直接进去就可以啦。”

    王烈枫也觉得很尴尬,他不是有意要跪下的。但说自己累得要死了,好像也太好。于是他定了定神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道:“一视同仁就好,可以让我见一见管家吗?”

    侍卫忙点头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叫他!”他转身进门,走出半步又回过头来,小声道,“王大将军,您待会能不能……不要说我刚才睡着的事?”

    王烈枫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干什么要和自己的同行过不去?”

    一句话说得侍卫喜上眉梢,连声道:“不敢不敢!王大将军,您稍候片刻……不不不,您直接进来就是了,来,您进来吧,外面太冷。”

    王烈枫道:“既然如此,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管家大人,有客人求见了。”

    侍卫说罢,退了下去。王烈枫走过去的时候,管家正在简王的房间外扫雪,见到有人过来,停了手上的动作抬头一看,有些意外地说道:“哎?王大将军,您怎么来了?贵客呀!快快请坐,进屋喝杯姜茶再说话吧。王大将军好像脸色不太好呢,是不是受寒了?”

    王烈枫脸色苍白地笑道:“不必了,我马上就走,只是想问你件事情。是端王殿下托我来的。”

    管家一愣,尴尬笑道:“端王殿下?有什么事吗?您问,老朽听着。”

    王烈枫道:“简王殿下在这里吗?他现在很好吗?”

    管家觉得奇怪,道:“简王殿下……应该好得很吧。但是既然王大将军这样问了,老朽倒也想起了些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情况。”

    王烈枫抬眼道:“比如说,什么情况?”

    管家一边回忆一边说道:“真要说起来,简王殿下这两天很是爱惜身体了,早早地就睡下,一直到中午才起来,说是最近没什么事情做,要把自己缺的睡眠补回来呢。他睡觉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要长很多,许是因为天冷了不愿起来,整天整天地赖在床上吧。毕竟我们简王殿下还是小孩子呢。”管家说着,乐呵呵地摇了摇头。

    ——嗨呀,原来只是这么点事情。简王没出意外,那真是太好了。

    王烈枫松了口气,表情也略微舒展了一些,温柔地笑道:“哦,这样啊。如果他很好的话,那我也没什么事先走了。但是你们这些天要注意些,多安排些人看着,我怕最近会不太安全。端王殿下也是担忧简王殿下的安危,才让我来知会一声。”

    “端王殿下?我听说他……”管家略踌躇了一下,道,“知道了。那端王殿下可还好么?”

    “端王殿下之前并不好,我猜大概也有人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但他现在很好了。他现在抽不开身,所以第一时间就让我来看看简王殿下的情况。——所以,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最好也不要藏着掖着。我再问一遍,是真的真的,没有什么事吧?毕竟我在来的路上……”王烈枫顿了一顿,权衡了一番,便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管家看着王烈枫苍白的脸色和阴云密布的表情,心下判断出他必须立刻坐下休息,于是道:“那既然端王殿下这样关心,老朽实在感激。王大将军在百忙之中赶来,简王殿下来若是不见,老朽倒有点替他不好意思了。不如老朽去喊简王殿下起床,来给大将军请个安,如果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单独说的话,老朽离开不听就是了。不过,简王殿下的赖床的本事是很大的,可能半天都不起来,也可能会生气。王大将军若是不介意,先去客厅里坐一会儿,老朽叫人给你端杯姜茶来。”

    王烈枫笑了笑,顺势接口道:“多谢了。”

    客厅处的角落里燃着炉火,温暖了王烈枫冰凉的四肢,待会还会有仆人端温暖的姜茶过来,过一会儿还会呈上点心,软的甜的让人愉悦的,这个地方作为暂时休憩的场所实在再好不过。管家会看山水,早就发觉了他的不适,也会在简王房间里待足够久才会回来——都是借口和客套,但结局是让人高兴的。

    ——等一等,好像也不对啊。如果刚才的“九重天”是章惇派来对付他的,那也说明了章惇和申王赵佖绝对会有伤害简王的打算,如果他们的目标是简王,也不会只让一个人动手,可是为什么这个地方始终风平浪静,始终无事发生?

    除非……

    这个词语在王烈枫的脑海中浮现,王烈枫惊得浑身一震,他立刻起身,不管身体还没歇息够,一阵阵地酸软疼痛上来,他打开门,仆人正端了茶和点心准备进来,见到王烈枫可怕的表情,愣了一愣,道:“王大将军这么急着走么,不再坐坐吗?姜茶和点心还是热的。”

    “啊,多谢。”王烈枫有些抱歉地道,“我有急事,可能来不及吃了,下次再来吧。”

    在大门敞开,寒风刮进来的一瞬间,王烈枫看见了远远地跑过来的管家,他表情惊恐无比,步子趔趄,他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朝他喊道:“王大将军,不好了,我们家简王殿下他、他……他不见了!”

    咣当!茶和点心掉了一地。仆人连声道歉,跪下来慌乱无比地将茶壶的碎片和点心捡起放到盆里,滚烫的茶和冰凉的雪,以及紧张的情绪,让仆人的手剧烈地发抖发跳,几乎不能正常地做动作。

    王烈枫从仆人身边经过,走向管家的时候,回头柔声道:“小心点,碎片容易伤手。”

    简王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人。简王用以睡觉的那床被褥杂乱地拱起,平时没有仆人帮他叠被子,他自己也不会叠,现在整天整夜地睡觉就更不用说了,睡得鹅绒的被子都变形,仆人看得是痛心疾首。

    现在这床被子上沾满了血迹。从头到尾,从一个角到另一个角,从床到墙,再到墙边的地上,触目惊心地染了一大滩的血在上面,鲜红的血像是巨大的到大宋江山地图印染在洁白墙壁,无比的恐怖且诡异。红的,白的,黑的。为数甚巨的血从墙上滴落下来,在地上凝结成块,如同鲜花枯萎成黑色碎屑。

    血流成河,可是简王却不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窗破了一个大洞,像是被用钝器敲开的,可是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异常的声响出现,就连从未离开过简王房间的老管家都不曾发觉其中的异样——但是事实就是,简王殿下此时已经不知所终。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