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十一回 过水穿山前去也 4
    完颜晟只听懂了一半。

    他会汉语,然而只限于一般的交流,偏门些的语句,对他来说无疑是全新的事物。比如“尊姓大名”是什么,他半懂不懂;至于“少侠”,就更是一个全新的词汇了。

    赵佶也是愣了一下,他确定他是女真人了。他常听人说女真人性情凶悍,擅长杀人放火,尽管知道是谣传,却也隐隐约约的有些相信的,然而眼前这青年人只是冷漠,却并不凶恶。

    也许是因为不信任。

    于是他微笑着,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啊,完颜少侠,幸会。‘侠’呢,就是说讲仁义的人,仁义就是善。看见有人落难,就去帮助他。又善良、又厉害的人,就是少侠了。”

    完颜晟“啊”了一声,低头笑道:“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也算不上呢。仁,我听过,是你们汉人的东西,可我却是女真人。”

    此话一出,王烈枫神色一凝,心里暗道一声不妙。虽然他于完颜晟有恩,因此得到了信任,可是完颜晟本质上可能还是对他们别的两人心有排斥。

    刘安世更是震惊。尽管命是完颜晟救的,可难免心怀芥蒂,何况是在朝廷上痛骂了无数次——“落井下石、蛮夷之地、虽远必诛”之类,于他而言简直难以置信。他压低了嗓子,小声问王烈枫:“大将军,你之前救了这个女真人?”

    王烈枫微微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沉:“他是被人利用的。”

    “……啊?那不是好事吗?”

    另一边,赵佶虽感受到了完颜晟的怨气,却不紧不慢更不生气地说着:“完颜少侠这就误会了。仁义虽是我们所推崇的东西,却是世界上各处都有的,有的时候,却是哪儿都没有的。它是一种美好的品质,不论是小到与人相处,还是大到治理国家,‘仁’都是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是这样想,因此你觉得是我们专有的东西,倒也不为过。”

    完颜晟道:“原来是这样。所以你觉得,也相信,‘侠’原来和‘仁’一样,都是真实存在于这世上的吗?”

    赵佶温和地问他:“完颜少侠觉得呢?”

    完颜晟无法苟同,却也对这良好的态度没有办法。既然是让他‘想’,那便真的思考了一霎。他用食指的关节托住下巴,想了一想,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抿嘴一笑,忽道:“前天夜里的白鹰,你还记得吗?”

    赵佶浑身一震。

    虽然仿佛过了十天半个月那么久,可从出事到现在,原来只有两个黑夜和一个白天而已。

    他在集市上所见的,若影若现的巨大白色影子,并非错觉,而是眼前,停在完颜晟肩膀上的这只雪白的雕。

    它未必是冲自己而来的,更大的可能是来寻找久别的主人,即眼前的完颜晟。

    他并没有看见那个刺杀自己的人,王初梨也没有,她只是帮他脱离了危险。至于后续的,交由王烈枫处理了,他没细问。

    虽然他的原则是不伤害到自己,但是最好还是让彻底自己免于危险,才比较好。

    他心里确实有点吃惊,甚至想问问王烈枫是怎么回事。

    但既然王烈枫这样做了,就绝对有他自己的理由。他没必要命令王烈枫做什么,而且王烈枫办事基本不会出错。

    他很快想到完颜晟是被谁控制了——那就会做出许多迫不得已的事情。

    ——他完全可以认为不是他做的,而是一个傀儡做的,而完颜晟已经不是傀儡了,而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何况他是在试探自己。

    而“心有余悸”是无法控制的。他想起一整夜的经历,恐惧蔓延上来。

    比如刚才的一颤,比如此刻眼神不经意的回避。

    这些细小的动作会被完颜晟尽收眼底。

    赵佶决定冷静下来。

    他冷静得很快。

    反应也很快。

    他抬起头来,盯着完颜晟的眼睛,眼里含笑,道:“完颜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说不介意是假的,说不介意的人,日后极有可能会采取什么报复行为;而介意也不对,才被救,却因为从前的事,而陷入反目成仇的境地。

    所以,既不过少,也不过多。一笔勾销。

    完颜晟盯着赵佶看了很久。

    他肩膀上的白鹰一动不动,金黄的眼珠子死死盯着他。

    过了许久,完颜晟似乎慢慢地放下了戒备,赵佶看见他的神色比起一开始的锋芒毕露,竟是缓和了许多,像是野兽放松了警惕,开始信任他了。

    “初次见面……”

    完颜晟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并没有看赵佶,而是看着赵佶身后的王烈枫。王烈枫紧张得几乎要冒冷汗,有人看着自己,他便抬起头来,正与完颜晟对视。

    完颜晟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复杂,说明他也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一念至此,他忽然有一种幼稚的,快乐的感觉,像是忽然决定了什么。他往前几步慢慢到赵佶面前,将长袖往下一放,整个人半蹲下,朗声道:“久仰。”

    完颜晟行礼时,肩膀上的那只白鹰仰起脑袋,伸长脖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着赵佶。它让赵佶感觉它在研究自己身上哪一块肉比较好吃。

    赵佶来不及想这些,而是立刻抬首挺胸,立身如柱,作了个揖道:“失敬。”

    可是说时迟那时快,那白鹰突然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叫了一阵,张开嘴来咬他!

    王烈枫刚准备动手抓鹰,赵佶低声喝道:“不必。”

    王烈枫就没动。原来那鹰动作不快,幅度不大,是假意要咬人的样子,实际上并没有。

    “我养过鸟。西域的鹦鹉,还在我窗口拴着呢。鸟也是像孩子似的小动物,它们在想要和你玩的时候,和在真的生气的时候,神情就是不一样的。”

    王烈枫低头道:“原来如此,是在下孤陋寡闻,没想到这只鸟是想和殿下玩呢。”

    完颜晟笑道:“可不是吗?你很懂,赵佶。我这白鹰有脾气,虽然骁勇,却也还是个小姑娘呢,好玩爱动,爱听好听的话,总是动不动就发脾气,要人哄着才好。”

    “是这样吗?那——”赵佶看着那白鹰,忽然再次作揖,朝那白鹰道:“也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白鹰似乎听懂了,歪着头听他说话,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是很满意。虽然王烈枫注意到赵佶的手是颤抖的。

    “它知道人的真诚。是吧?”完颜晟往后推了推白鹰的脑袋,“你又吓着人了。”

    人一旦与动物交流,气氛就会变得温情起来,似乎动物一旦被人驯化,就变成了脾气各异、天赋异禀的孩子,它们天生喜欢接受爱与夸赞,是单纯可爱的,不会突然反戈。

    王烈枫暗自松一口气——气氛融洽,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完颜晟肩膀上的白鹰抬头看着天上飞过的一群鸟,翅膀张开扑腾两下,爪子松开,要跳未跳的样子;完颜晟敲了它一下,它又收拢了翅膀。

    完颜晟斜眼瞧了瞧它:“这就想回家了?”

    白鹰咕噜咕噜地叫。

    “——也行。我差点忘了。”完颜晟回头朝赵佶一行人道:“我要回去了。太久没有消息,也许别人以为我早已经死了。”

    赵佶道:“你要往哪边去?”

    完颜晟盯着赵佶,似乎是思考了一会。

    顿了一顿,他道:“往北。我的故乡在北方。”

    实际上,他记不太清了。

    也许他只是想离开汴京城。

    王烈枫道:“那你多保重。”

    完颜晟突然注意到了王烈枫浑身的伤。完颜晟远远的就觉得王烈枫似乎伤得不轻,没想到近看竟比远看更为严重。于是他皱眉道:“王大将军,你受伤很严重,要处理一下吧?”

    他这一说,王烈枫似乎才慢慢地缓过神来——真是一个漫长的回神。也许是人在紧张状态下感觉会麻木,然而人在将死之时也是会觉得痛的。完颜晟这么一说,他倒真的开始觉得痛了,而且这种痛似乎已经让他的整个半边身体有些酸麻。

    然而他开口却是:“我不痛,没事的。”

    “真的不痛?”完颜晟道。

    王烈枫摇头笑道:“我没事。”

    王烈枫的伤势使他担心。即使王烈枫一再推脱说自己没事,他依旧觉得是客套:“即使在我们那里,伤到这种程度,连最身强力壮的男子汉,都要休息三天三夜呢。这里也没什么大夫,回城路程又远。我刚才看到山里长了些药草。在我们那里,打猎时候受伤了,敷一些就会好了。如果你——”

    王烈枫道:“我在战场上受过的伤多了,比这严重的也不少,我呢,真的很好养活。天不早了,完颜晟。”

    完颜晟哑然。他想了一想,摇摇头,道:“罢了。”他手一抬,那白鹰张开翅膀,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

    完颜晟道:“我很遗憾,王大将军。”

    赵佶道:“王烈枫,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啊。”

    王烈枫哭笑不得地说了句:“多谢。”

    完颜晟道了声“不必”,给他留了一个远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苍白的雪地中。

    王烈枫突然觉得一阵恶寒,颤抖起来。

    赵佶看到他,问了句:“你还好么?”

    王烈枫闭上眼睛。好一阵,他才睁开眼睛,道:“没事。是山里太冷了,一下子缓不过来。”

    冬日里,山里有着凛冽的寒。风倒不甚猛烈,只是拔干着脸,像要把人身上的东西一样样夺去似的。花草凋敝,生机难寻,植株纷纷垂下来,卷成干裂暗黄的一团一团,好似要变回种子的圆润的样子,想重新躲进温暖的泥土里。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