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九回 凭寄离恨重重 2
    王烈枫的脸在火光映照下棱角分明,他冷然道:“如果不是你将我们逼到绝境,我还真不会想到这样的办法。”

    飞魍全身上下都轻微地发抖,连呼吸也变得不均匀。

    黑暗包含太多不确定。对于常人来说,黑夜是危机四伏的,黑暗使人盲目,敌人冷不丁从某处杀过来,猝不及防就会毙命。

    飞魍失去视力,看似是比常人难以行动许多,实际上他的其他感觉灵敏了数十倍,他完全是清楚他们每个人在何处,呼吸脚步声如何,他清楚得很,而被袭击者无法防备。

    对于王烈枫来说,刚才是危险的,如果飞魍没有想要利用赵佶的念头,而直接沉默不语地对他大开杀戒的话,他未必能挡得住这样的意外袭击,以及后续的无声的攻击,如果他打过来,从一开始就不能确认方向,只会愈打愈落于下风,几乎毫无胜算。

    除非有光。

    王烈枫明白这点,飞魍更明白这点。

    对于飞魍来说,火光冲天的时候才是灾难,他害怕的是他所不能见的事物的出现,使得别人的感官比自己多出一脉。其他人他根本无惧,可是王烈枫不同,王烈枫是个厉害的对手,一旦比他多了视觉,五感组合的优势不止一星半点。

    何况他的对手不止一个。

    所以要消灭一切的光。

    飞魍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它毕竟是发生了,以一个他所想象不到的方式,产生的后果比他预估的严重了太多。只要有一点微弱的火光,他暴露动作的几率就会增加一分,而这样的冲天的光——他看不见,只能感受这种炽热,他就知道,这已经不是他的招式会被看破,而是被看见影子!

    他能够相见他整个人明晃晃地站在那里,影子拉得有好几人长,只要他一动,细微的动作就投射到了墙上,人的脸上,映到眼睛里,躲无可躲。

    可是他是飞魍,飞魍来无影去无踪,比影子出现的速度更快——现在做得到吗?

    来不及思考。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刹那,在对手反应过来之前的那个刹那。

    他忽地向后一仰,蹲下身来,从地上一腿抡向王烈枫——铁甲锋利,他腿上的铁甲装了利刃,这一记更是将地面刮去一层,嘎啦作响,飞沙走石,碎石块往上飞,正对准王烈枫的脸,足够将他的鼻子嘴巴眼睛连着半个脑袋被削下来;而如果王烈枫试图躲开这一击,必然以双腿为支撑向后倒,那么他也躲不开他的这一腿,腿被砍断在所难免;硬要档的话,挡完了也会重心不稳跌落在地,重心下落,正能让他踢出第二击,直接将他腰斩!

    正是此刻,只听得“刷”的一声,疾风似地,闪电一般的,是金属的薄刃划过肌肉骨骼,发出微鼓的噗嗤之声,巧妙地绕到骨骼的关节处,庖丁解牛一般,毫不犹豫地一刀顺下去,迸开了,坠落了!

    ——血!像是暗红色的月亮碎成了千片万片,滚烫的,爆开的,喷溅的血,沾在他的鼻尖!

    却是飞魍自己的血!

    王烈枫没有躲那两下攻击,而是斜下身子,用肩膀格挡那些碎石,躲开了那直攻下盘的致命一击,而——

    飞魍的手臂没有铠甲保护。

    因为刚才他卸下了手臂的护甲来吹奏。

    所以他的手臂暴露在外,毫无防备。

    他忽视了这一点,且求胜之心过切。

    因此,他的左手手臂,被在他身后的刘安世,冲上来,拿刀,手起刀落——整个地卸了下来!

    血如井喷!

    一时之间,飞魍痛楚之至。

    他大叫一声,往后倒退数步,他的身后就是竞技场,燃着熊熊大火的地狱似的地方,他退到边缘,站立不稳,又是一声长长的喊,他坠了下去,带起一阵白烟,一团鲜血!

    乐声嘶哑,琴弦断裂。

    一时间鸦雀无声。

    滴答,滴答,滴答。血滴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洼。

    王烈枫的肩膀血肉模糊。

    近距离接下这么一招,不啻迎面接下战场上敌军一箭。王烈枫粗喘着,他想起当年在战场上出身入死,十几只箭穿透他的背甲,将他扎成一只刺猬,他几乎瘫痪不能行动,养了小半年的伤。真是不愉快的回忆啊。

    比起那时,现在似乎好太多了,至少没有性命之虞。碎石顺着他的皮肤往里钻,刮破鲜红的肉,露出森森白骨。

    王烈枫低头从衣服上扯下一条布来,咬着一端给自己包扎伤口,一边抬眼看了看刘安世,口齿不甚清晰地道:“多谢。”

    刘安世道:“我很吃惊,要是我没有出手,你刚才可能已经死了。”

    王烈枫道:“我信任你,刘大人。”

    刘安世忽然大笑:“信任我?多久没有人对我说这句话了!真是好笑,当年所有人都不相信一个说真话的人……”又略一停顿,道:“伤得很重,需要帮忙吗?”

    王烈枫摇头。

    他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往外冒血,很快就将布条染透了。他面不改色,打了个结,对着伤口吹了口气。

    仿佛这样就能好似的。

    战场上大夫很少,疗伤也很难轮到,久而久之将士们就这样自己包扎和自我安慰。

    刘安世道:“好吧。既然不需要我帮忙,那么我有样东西放在这里,让我找一找。”

    他刚转身,赵佶喊住他:“刘大人!”

    刘安世本来急急忙忙的不知有什么事,一听赵佶喊他,骤然转头:“啊,端王。刚才形势紧迫,都忘记打招呼了。你都长这么大了么?”忽然怅然若失道,“那个时候,我还在下朝时候见到你呢,乖巧得很,好好一个孩子,怎么进这大狱里来了?”

    赵佶笑了笑,一时说不出话,只道:“您先去办您的事情吧。”

    赵佶走到了竞技场边,试图往下看,火光照得他眯起眼睛。

    一片死寂。只有一片火,咯吱咯吱地烧着,火舌头往上舔。

    他突然有些低落,低头望着里面,自言自语地问了声:“他死了吗?”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