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七回 彻夜西风撼破扉 2
    高壮男子低吼一声,一座肉山般倒下去,跪在地上。

    瘦小男子转头看着狱长:“狱长,我赢了,可以吃了吗?我好饿!”

    狱长不答,也不动。隔着铠甲,看不见他的表情。

    瘦小男子以为他没听到,又重复了遍:“狱长,我把他杀了,我赢了!把烧鸡给我!我饿!”

    狱长仍不说话,手背在身后,后退一步。

    瘦小男子听到上面有人喊:“他没死呢!”

    他忙回过头去,只见高壮男子跪在地上,嘴边流下鲜血来。但他确实没死,他伸出一只手,抹去嘴边的血,血沾在他有着厚重汗毛的手背上,他映着火把的光低头看着自己手背的血迹,有一种奇异的表情,像是野兽回了巢穴,舔舐身上的伤口一般,他极其平静,平静得仿佛那不是自己的血,有一种兽性的安静,隐藏着不可控的危险因子。

    瘦小男子呼吸不太稳了。他刚才刺中的地方是他的胸口,照理说刺透了心脏,是致命的一击,绝不可能活下来了;然而他怎么还没死?

    高壮男子就这样站了起来,比刚才更敏捷,更凶狠,更用尽全力地扑上来!瘦小男子跑到一半,一下子被撞飞出去,哇地一口血喷出来,整个人撞到墙上,滑下来,拉下一道粗的血痕。紧接着,他被那熊似的高壮男子举了起来,咆哮着,捏鹌鹑似的,他的肋骨嘎啦嘎啦的被挤断,又是一连串骨头碎裂之声,肋骨更是一根一根一根地碎了爆开了,白森森地尖锐地戳出他的胸膛,胁下,背后,如同倒刺,泉水般的血喷涌而出,刚才只是口中喷一口血,现在血就如同瀑布。

    赵佶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吐这么多血,吓得浑身发软。

    这个死法确实惨烈,除了几个人看得津津有味,大多数人都是微微回过头不忍看。倒不是同情,只是这样看着,自己都会觉得疼。

    瘦小男子发出了临死前的尖叫,奋力一挣,啪!他的脊梁骨被拧断了,他的太阳穴被按住,用力一扭,他的颈骨也断了,他整个人向后倒去,看见自己的脚跟,终于翻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结束了。

    高壮男子喘着气,看着狱长。狱长点点头,从袋子中掏出烧鸡给他。他接过烧鸡,兴奋地大吼,一吼,血就喷出来——毕竟被刺透了胸膛!他撕出一条鸡腿,鸡腿连着半只鸡,就好像他拧断对手的骨头一样;然而,他刚把鸡腿放进嘴里,就猝然断了气,轰然一声倒地,他死了!

    一场搏斗过后,出口打开,狱长先从门口出来。按照惯例,后面尾随着胜利者,胜者可以获得食物,然后休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都死了,也没办法,只能把尸体留在里面。

    赵佶小声问:“死人不处理一下吗?”

    旁边的人道:“当然处理了!你看,来了来了——”

    赵佶顺着他的眼神往下看。

    等到狱长出来后,立刻关门,狱卒在外面触动机关,打开一扇墙中门。

    门一打开,一群红眼睛的狗汪汪叫着冲进竞技场。这些狗饿了好几天,见到血就发疯,就算是活人,也能直接扑上去咬死,更何况这里是两堆死肉。撕开衣服,吃掉皮肉,咯吱咯吱,是骨头微微咀嚼的声音。

    “打完以后,一次只能出来两个人。”小个子声音有些低沉,“最多两个人出来,有时候两个人都死了,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小兄弟,你别太害怕,今天这情况很罕见,平时我们都私下说好,不会让对方死得太痛苦。”

    赵佶看得有点脑壳疼,昏昏沉沉地:“没关系,反正死有余辜。”

    他开始担心王烈枫。

    狗吃完后,听见门内传来的一声钟响。低沉洪亮的钟声,发颤的,狗听到那声音就汪汪叫着往里跑,一只一只前赴后继。

    想不到这样血性的牲畜,竟是训练有素的,简直是活体绞肉机。

    今天的食物比平时多了些,因此有几只狗还依依不舍地拖着几根残骨,钟声再次响起,两只狗一边往里跑一边抢夺着这根骨头,两边都用尽全力,最后竟在入口处趴着撕咬起来,一只狗扒拉在入口处,就是不肯把骨头让出去,嘴角流着口水,嘶嘶地吼着,看得赵佶毛骨悚然。

    随着第三声钟声敲响,门开始关上了。门不是慢慢关上的,而是像断头台一样,从上到下,猛地往下劈斩,直接把露在外面的狗的身体劈成两半,四肢还挣扎着!

    钟声过后,狱长重新走进来,他的盔甲互相敲击着叮当作响,拖在地面上,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

    这引起了赵佶的注意。他问了句:“这狱长,是不是曾经换过人?”

    小个子摇摇头:“我来的时间不长,我在的时候就是这个狱长。怎么了?”

    赵佶蹙眉道:“因为他的铠甲对他来说似乎大了些。一般来说,将士穿的铠甲不会拖到地上,哪怕是最奢华的礼甲也不会,是要健步如飞的,不是女子那样为了飘逸,为了美;女子跳舞的时候,裙子都会因为旋转而离地,何况盔甲呢?盔甲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应该带来负担的。向来只有少年兵士长高长大而觉得铠甲过小,从未有人穿过大的铠甲的。”

    “啊,你这么一说,还真的这样!”

    这时候一人道:“小兄弟可真是神机妙算啊,确实如此!”

    赵佶循声看去,一个大红胡子的男人在他旁边站着,盯着竞技场里的变化,一边说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可没有这堵墙,竞技场只是一块平地,拿绳子围一圈,两个人就在里面开始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也方便省事很多,但是那时候——”

    赵佶道:“我知道!发生过集体暴乱,是不是?好像是很多死刑犯越狱了。”

    大红胡子道:“正是如此。那时候,整个狱中的人都集合起来,将狱长杀了。狱长死得很惨,几乎被打成了一滩肉泥。这确实是个隐患,太长时间的共处、虐待、精神压抑和集体指向性仇恨,容易引起暴动。”

    赵佶来了兴趣:“啊,那时候我才七八岁,我记得好几个大臣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皇宫里下令,晚上千万要小心,最好待在自己房间,奶妈每天都要说我一顿,让我收收心,小心别给人抱了去。后来怎么样了?”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