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六回 知他故宫何处 3
    王烈枫把门打开的时候,赵佶正跪在自己面前,身后可能聚集了整个监狱里的人,聚集成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群落,伸出枯枝一样的手抓着他。

    王烈枫一到这里,了解了情况,就直接往门里去了,具体情况没了解,等他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了这样的奇景。

    于是他问道:“端王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佶道:“是这样的,他们想吃了我。他们没想吃你么?”

    王烈枫道:“啊——没有,我知道了。”他走过去,到黄如意面前停下,拎起他的衣领,他破烂的衣服又发出了撕裂的声音,一下子更破了。他狠狠地盯着黄如意,黄如意极力逃避王烈枫的眼神,王烈枫一声怒喝:“黄大人!我不是说让你把人看好吗?你真的以为我会死,所以抢先下手了,是不是?”

    “王大将军,您误会了……”黄如意眯眼笑起来,但是他假情假意,又吓得肝胆俱裂,说是笑,却抬不起嘴角,只是咧开嘴,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王烈枫也朝他笑,他的笑阴冷而凶悍:“我现在不是大将军了,我是太守,黄大人。我说,黄大人,你盼我死也太早了,我王烈枫当年上战场试试,四肢全断,废墟里挣扎了七天七夜都没死,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在这里。你惹我可以,惹端王殿下,我是会杀你的。”

    黄如意忽然凄厉地大喊:“王大将军——求你——求你杀掉我吧!我在这里过得生不如死,只有死了,重新投胎,我才能吃到好吃的……王大将军,杀了我吧,然后你也自杀,虽然你武功盖世,但是,你出不去的,别挣扎啦——”

    王烈枫一愣。

    赵佶回头,这些人竟哭了起来,嘤嘤嗡嗡的声音低沉而微弱,异常恐怖。

    鬼哭狼嚎的鬼哭,大概就是如此。

    可是说时迟那时快,黄如意看着王烈枫,嘴一动,朝他的眼睛啐了一口口水!

    王烈枫看见那口水泛着诡异的光泽,且速度极快,若是被沾到绝对会伤到而失明;黄如意的拿手绝活,就是吐口水来射家门口屋檐上的鸟,几乎和弹弓一样,且异常精准,后来被他用来抓老鼠,抓爬虫;这个距离,更是凶险异常。

    王烈枫想了几种方案,一是原地躲避,二是找个屏蔽物,三是逃跑,可惜这些,前提是躲避时间要足够。

    那就用第四种方法吧——上前压制。

    王烈枫立时做出反应。他猛地拽住黄如意的一头蓬发,往下一拉,电光火石之间,那口口水被埋在头发里,大大减缓了速度,但是仍在行进着,以更小的一点突破了头发的遮挡冲出来;然而王烈枫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时间,脑袋往旁边一歪,那一滴口水刷地顺着他的脸擦过去,打在门上,发出叮的一声。

    王烈枫已站了起来,走到黄如意身后,拎起他后颈:“黄大人,您至今还想害我?您还是恨我当时将您押到大牢里?我现在也进来了,您是不是觉得可以报仇了?可是,您忘了,您虽有这一手绝活,却连门也打不开啊。”

    黄如意不做声,头垂下去。

    王烈枫放下黄如意,黄如意啪的一下,头朝下趴着。

    “他死了,果然。”王烈枫道。

    赵佶道:“怎么会?”

    “嘴里镶了假牙,假牙里填了毒,想死的时候就用力咬破那颗牙,毒性很烈,从咬碎假牙到毒发身亡,眨眼的时间而已。没想到他坚持了这么久,好几个月以蟑螂老鼠甚至是人为食,大概是真的以为会被放出来。”

    赵佶走过去踢了尸体一脚,将他翻过来,只见他七窍流血,果然已经死了。

    监狱里的一群人一见有人死了,马上扑上来咬,赵佶吓得往后一跳,王烈枫喝道:“别吃!有毒!”

    根本喊不住!他们啃吃啃吃地咬着,连骨头都要舔干净似的,狼吞虎咽地将一具尸体吞下肚,有的人吃到一半就开始口吐鲜血暴毙,后面的人又扑上来吃他……真是地狱般的景象。

    赵佶看着这些,觉得眼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转过身去不想看。王烈枫叹了口气,道:“端王殿下,快进门吧。”

    一走进那扇门,赵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混合着食物和血腥,熏得他眼前一黑,生生地把这种恶心感给咽回去。王烈枫关上门,顺手给了他一个纸袋子,走在前面带路。赵佶接过袋子,边拆开边奇道:“这不是炒栗子那家的包装袋么?”

    王烈枫道:“我买的时候多要了一个袋子,怕刚出炉的栗子会烫着您,不过后来耽搁了一会儿,栗子凉了,干脆自己留着,万一有用。没想到真的有用了,正好给您包这只烧鸡。”

    袋子里的半只烧鸡香味浓郁,色泽鲜亮,赤色的表皮泛着油亮的光泽。赵佶是真的很饿了,烧鸡的香味也盖过了周围的味道,他揪起一只鸡腿,蹲下身开始啃。这只烧鸡吃起来肉嫩味鲜甜,表皮酥香肉质软烂,肥而不腻,稍微用点力,肉就顺着骨头脱落下来,赵佶吃得差点没感动落泪,他决定把这只烧鸡作为自己心目中前十美味的食物。

    他吃了一只腿后扯下一块肉咀嚼着,突然想起了黄如意的脸来,还真有些后怕,于是他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问王烈枫:“王烈枫,你吃了么?你怎么也被关到这里了?刚才他们告诉我,只有过了这扇门,才会有可能吃到东西,真的是这样么?”

    王烈枫点头道:“我吃过了。我昨天晚上就被带来这里了,因为晚上没吃东西,所以也没吃进去蒙汗药,全程还挺清醒,也没什么办法。端王殿下,您是吃了药所以才醒不过来,也感觉不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您吃完了,跟着我走便是。沿着这条路往前,会有一个空间稍大的地方,被当作竞技场来使用,每次两个人,赢的人可以吃东西。虽然这样残酷了点,但伙食倒是还不错……”

    赵佶道:“这里人很多么?”

    王烈枫笑道:“外面的人都那么多,里面更别提了,想活的人可比想死的人多太多了。而且里面都是熟面孔,端王殿下,文官武将一应俱全,贵族比平民还要多。唉,这些个贵族,只要不是皇帝,谁都是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可是现在,连皇上都水深火热了。”

    赵佶道:“可不是么?可是,他们居然都会武功?皇亲国戚的,不都应该像我一样什么都不会吗?”

    王烈枫道:“端王殿下,您是幼时体虚,先皇特意吩咐过不让你剧烈运动啊。您到时候看看就知道了,虽然平日里有侍卫护着,也没人近身,可他们一旦开始比武,确实有两下子,何况一个个是为了活下去,像黄如意这样不接受现实,还等着人送上门来的没有几个,只能饿死;他们的武功各有千秋,学得也精纯,无论什么时候,他们学东西的机会总比平民多些,文也是,武也是,只是我们看到的只有前一种。”

    赵佶道:“那,如果输了,会怎么样?”

    王烈枫道:“输了就是死。”

    “非要把人杀了,才算结束么?”

    “不。倒不是非要打死一个人。”王烈枫犹豫了一下,“失败者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赵佶心里发憷,鸡肉都变得难以下咽:“这样吗?那我可以不打架吗?我真的什么都不会,你要是想几天教会我,不大可能。”

    王烈枫笑了:“当然可以,端王殿下,我会让您活下去的啊。”

    说着便走到了底。

    又是一扇大铁门,只是更大些,门上满满的铆钉在火光照耀下泛着金属的光泽,隐约可以照出人的脸。

    两个狱卒身着铁甲,手持大刀,挑眉看着他们,一个粗声道:“又来两个?进去。”

    两人拉开铁门,门是朝着两边退的,轰隆之声仿佛地动山摇,赵佶一眼看见里面坐着的人,或坐或站,个个眼里冒绿光,杀气腾腾,一个大块头拿着一只烧鸡撕咬着,抬眼瞟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笑着,手朝他比了个抓脖子的动作,然后“咯”的一拧——赵佶是个瘦弱的少年,对于他而言,是稍微一捏就会丧命的程度。

    赵佶咽了口唾沫。他悄悄回头看了看王烈枫,但是王烈枫没跟上来。一个狱卒认出了王烈枫,抓住他的衣服,道:“喂,你不是昨晚上才进来的么?你是怎么出去的?”

    王烈枫歪着头看他,冷笑着说:“昨晚没人开门我都出得来,现在有人帮我开门,我还害怕进不去么?”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狱卒咬牙,差点拔刀:“你小子说话不分大小,信不信大爷劈了你?”

    赵佶听得很生气,瞟了他一眼,道:“喂,你们也不看看眼前的是谁?就算不看我,也看看这位,汴京城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总听过王烈枫的名字吧?”

    狱卒道:“你小子口气倒很大——等等?”他一愣,仔细盯着王烈枫看了看,“——王大将军?你是统兵打仗的大将军?”

    那狱卒还没开口,另一个狱卒立刻抢话道:“什么大将军?管你以前是什么,现在进了这大牢,就得归老子管!你得知道你已经完蛋了,还在这嚣张哪——”

    他拔刀就劈,王烈枫的反应竟比他还快,直接一把夺过他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他愣住,瑟瑟发抖。

    “你说得对。我本来就是犯人,怎么处理,是你们说了算。”王烈枫微笑着,“但是你如果要杀我,是不是也要被判入狱啊?”

    “这里可不用。……”狱卒冷笑着想来一个转折,但是他的声音明显是颤抖的,“但老子今天大发慈悲,不准备杀你。”

    王烈枫道:“哈?那多谢了。”

    王烈枫走进这间牢房的时候,一个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盯着他:“难怪这么厉害,原来是王大将军啊。”

    王烈枫道:“现在可不是了。”

    那男子大笑道:“皇帝的臣子又如何,在这里的哪个不是身份高贵?他们之前是被信任的,君臣互信,保卫社稷,可如今他们,还有你,非但不受信任,反而受到猜忌,说你意图谋反。就算你想逃出生天,还是会受到追捕。把我们关在这里,根本就是要我们死!”

    赵佶道:“你们没想过逃出去么?”

    男子道:“想啊,我想了三年了,你看我逃出去了么?”

    正说着,眼前的一扇门慢慢地朝着外打开了,门底下有滚轮,打开的时候可以稍微少费些力气,然而还是沉重。门后的两个狱卒走过来,道:“邵大人说:竞技场已经开放,想吃饭的来,赢了有酒有菜有肉有饭;想看热闹的,等人进去了,坐在上面看,就当看场戏了!”

    好几个人立刻举手:“我去!”

    狱卒看了看他们,道:“好!一个一个的,按顺序啊!”

    赵佶问道:“能都不去吗?”

    “不能!”

    他撇了撇嘴,看见王烈枫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他皱着眉看着,看见了个人,就朝那个人的方向走过去。

    那是去竞技场的方向。

    赵佶道:“王烈枫!我在这!你这是……”

    王烈枫道:“我去去就回,殿下。”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