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六回 知他故宫何处 2
    赵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话他听得不舒服,而且气焰嚣张,他很少有听到这么不友善的话。他身边的人也推他推得更重了,声音压低了用气声唤他:“喂!他们要来了!快起来!”

    赵佶觉得这个叫醒办法不错,有点愤怒,但是他清醒了,第一反应是向把他叫醒的人道歉:“不好意思我刚醒容易发脾气。”

    他坐起来了,可是周围却没有人在喝粥。

    他吃了一惊,又仔细听了听——喝粥的声音是有的,但来自于外部——头顶,周围,别的牢房,却不是他这里。

    他问身旁的人:“怎么回事,为什么别的地方在吃早饭,我们这却没……”

    目光一触及那人,赵佶吓得心跳到嗓子眼。

    他看起来四十岁上下,散着头发,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头发若是几天不洗,会搭在一起变成较粗的一缕一缕,然而他的头发只是蓬,蓬得像一丛干枯的草,像是牲畜吃的粮草,脏乱地散落着,松散的,枯黄的,因为他的身上可能再也刮不出一点油来。

    骨瘦嶙峋用在此人身上再合适不过。

    他的眼神哀哀的,眼珠突出,眼眶深陷进去,高颧骨下的两腮也陷下到难以置信的程度;身上更是恐怖,胸骨肋骨高高地突出,到腹部凹下去,手臂和腿也细得仿佛能顺着关节拗断,整个人根本是一张薄薄的人皮包着个骷髅。

    赵佶怀疑他的腿骨可以掰下来当棍使。

    赵佶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转头看见狱中的另外几个狱友。这一看不得了,赵佶第一次有了魂飞魄散的感觉,他吓得发疯:一个个的,都是骨头架子!

    “是不是觉得很恐怖?”他身边的人突然问他。赵佶吓得弹起来,忙说了声:“抱歉,我……刚睡醒……”

    “哈哈!不敢相信眼睛所见么?你可以试试掐自己一下,会发现,天呀,没有做梦,这居然是真的,是个比最恐怖的噩梦更恐怖的噩梦,是真实的。”

    赵佶颤抖着问:“你们真的不是我梦里的东西吗?可是我昨天晚上进来的时候,被关的地方条件还不错的啊……有床,有书,有灯,有夜宵,我嫌吵的时候,还有个窗帘可以拉下来,就看不到外面的样子了……可是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还是密不透风的,而且,而且……为什么这个监狱这么深,一眼看不到头啊?”

    他回头的时候,看见远处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这个监狱构造特殊,是狭长的,密闭的,火把一个个悬在墙上,火焰是橙红色的,照得监狱中一片红光,他所看见的人的瘦得可怕的脸,也是幽暗的红色,更增添了恐怖。

    那人笑道:“你真可爱,让我想起三个月前的我。进来之后,我还没怎么担心,以为自己只要待个几天,就会被保出来,当时还气得绝食呢!到晚上,实在是饿了,勉强吃了一碗饭,配蔬菜和咸菜。没想到,那是我记忆中最后一顿好的饭菜,啊,现在想想,白饭配咸菜,假两片水煮青菜,真是美味极了!”他沉溺在过去的快乐里,兴奋异常,灰色的眼白仿佛透出了一丝光彩。

    赵佶听他说话,慢慢地觉得他有些眼熟。

    “等等,我见过你,你是——”他费力回忆着,突然大惊道,“黄、黄如意?……黄叔叔!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人笑道:“哎,是我啊,小王爷,没想到我能变成这个样子吧?”

    他哕哕地笑着,声音漏气了似的,整个人也像是漏气了似的。

    黄如意曾是朝廷中一员大臣,以肥胖和爱吃著称,每顿必吃十种山珍海味配十碗饭,声称多吃能促进多思考。他胖得走路有些困难,摇摇晃晃的要人搀扶,憨态可掬的样子宛如一只大肥猫,赵佶很喜欢他,平日里亲切地喊他黄叔叔。三个多月前他被章惇定罪为有叛乱的企图,从此锒铛入狱至今未被放出来。

    是什么让黄如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未免太恐怖了。

    赵佶正疑惑着,刚才旁边一个凶狠些的声音的主人开口了,同样是一个极瘦的男子,他说话毫不客气:“你跟他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讲些有的没的,早晚都是个死!”

    黄如意笑眯眯地说:“好,你请说!”

    如果他还是原来的身形,那他这个表情就是“笑眯眯的”。但是现在的样子,笑起来就比较恐怖。

    那人说话很直接:“我饿得没力气了,你可听好,是这样的:这个监狱,是建在监狱的夹缝中的,也就是说,我们是在地下,或者说是在墙缝中,而四周是用了最坚固的材料制成,想要越狱根本不可能。而且不提供饭食——也递不进来,是不是?总之,既然进了这个监狱,就别想出来了。”

    赵佶惊恐万分:“那,你们吃什么?”

    黄如意笑道:“蟑螂和老鼠,肉质虽然不如鸡鸭鱼肉,汁水倒是很足……”

    赵佶感到一阵反胃,捂住嘴差点没吐,忍了忍,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黄如意正准备说话,另一人马上开口道:“有啊。沿着远处一直走,走到底,有一扇门,那里有你要的食物,只要你不怕死。”

    赵佶道:“有什么条件?”

    黄如意突然问他:“小王爷,你会武功吗?”

    “不会啊,怎么了?”赵佶老老实实答道。

    “一点都不会吗?”

    “要真说实话的话……一点都不会。”

    整个监狱突然之间陷入沉默。像是一炮打过去,夷为平地,生机不再,本来还苟延残喘的,现在是彻底安静了。

    紧接着,赵佶感受到了四面八方投来的眼神。那是闪着绿光的,饿狼似的。那是盯着他,刺入皮肤,深入骨髓,锐痛的,如坐针毡的,让他浑身不自在。他们在看他,这些个行走的骷髅,会动的骨架子,在研究他——看什么?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们的反应这样奇怪?他有些惶惑,因为他们即使是正常说话的样子,都是恐怖异常的;现在他们这样奇异的、饥渴的眼神,更加像是地狱里的野鬼了。

    黄如意起初是嘻嘻地笑,他的笑都是漏风的,风似乎存在于他的骨头与骨头之间,在鸟类一般突起的骨头之间:“嘻嘻,嘻嘻,小王爷原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药罐子呢,黄叔叔没看错你,嘻嘻,嘻嘻——”

    “什么?”赵佶一愣,“怎么了?”

    他看见黄如意咧开了嘴。因为瘦,黄如意的嘴显得更大了,涎水流下来,一滴一滴,越来越多,瀑布似的,发黄的。

    赵佶觉得不妙,准备站起来,黄如意早就参透了他的动机,扑过来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赵佶始料未及,摔在地上。

    黄如意腥臭的口水滴在他的脸上脖子上,黄如意看着他,像是看着一道大餐一样:“小王爷,既然你不会武功,那就不让你过去白白送命啦!不如留在这里,给我们当大餐,也算是死前积德,来生大吉大利啊!”

    赵佶听到脚步声和爬行的声音,是旁边的那些人,他们一听得有东西吃,兴奋异常,都往他这里靠近,十几个,几十个,或者更多是准备一起将他杀死,或者说,生吞活剥了他。

    赵佶惊恐地伸手推开黄如意,意外地并不困难;刚才他的一推可能是用了很大力气,然而他已经瘦到变形,谈何的力气呢?他听到黄如意的骨节摩擦声,黄如意喉咙里发出嘶嘶的惨啸,他一个鲤鱼打挺就要坐起来,又被另一人试图扑倒:“你今天别想走,乖乖留在这里给我们吃!来啊,你们都来啊,想不想吃肉?今天吃了他,就不用抽签决定吃谁了!都过来,吃大餐了!”

    对付一两个人也许还容易;可是面对几十个人就没那么简单了,一群家禽追着人撵,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啊。赵佶看着密密麻麻的,四肢百骸如同节肢类的昆虫似的一群人,感觉像是一群蜘蛛一窝蚂蚁,他们的思维早已变态了,他们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人类的思维,他们同心协力地想要杀死他,目的是想吃了他!

    真是太荒唐了。赵佶感到绝望,想不到这些人,一个个在角落缩着瘫倒着,死气沉沉的样子,没想到到了有东西吃的时候,积极性还蛮高的嘛。

    ——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首要任务是保证自己的生存啊!

    现在想站起来都很难了。这些瘦成骷髅的人,一个个地压上来,越来越重,他在底下,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窒息。他四肢乱蹬,但是抬不起腿;他想喊,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喊救命”得是在周围有可能有会帮助自己的人的情况下才会进行的行为,,然而这个地方的每个人都想吃掉他,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赵佶明显地感受到四周都是人的手,手臂,腿,他们在挤压他。

    赵佶一咬牙,往旁边一滚。

    他听到痛苦的喊声,尖利的,是骨头断裂的,清脆的声音。

    驴打滚可真好用,在哪儿都能起效果,作为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这真是一个能将自身力气发挥到最大的方法。

    只是这些惨叫听起来,就好似身处十八层地狱一般,畸形的人,痛苦的神情和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危险,令人绝望的处境……地狱是什么?大概就是无人管理之处。他这么滚来滚去,趁着他们痛苦地呻吟的时候,爬起来从他们身上一个个踩过去,往之前指向的地方艰难地走过去——他勉强相信他们说的,那里有东西吃,因为他有点饿了。

    他艰难道路的艰难之处在于敌人太多,一个个伸出手来拉着他脚踝,他时不时地要被拖下去,跌一跤。

    他有点饿了,而且渐渐丧失力气。

    群体的智力似乎比个人要大些,感受力也更敏锐。在发现赵佶体力不支之后,他们前赴后继地,不知疲倦地上来阻断他。

    快要走到底了,再忍一忍或许就会好。

    于是他看到门了。

    一扇猩红的铁门,门把手沉重地垂向地面,靠近门的地方满是干涸的血迹,是流血了又结痂,凝固了又流血,一层一层的血洒在这里,终于变成厚厚的一大滩。

    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往前一蹿,奋力拉住门把手,然后往外一拉。

    拉不开。这扇门未免太沉重了,竟是拉不开。

    这一惊非同小可,赵佶感觉有点完蛋了。一旦有放弃的想法,他就大大地体力不支起来,呼吸也渐渐地沉重了,他听到身后的嗤笑:“我说小王爷,早就劝你放弃挣扎了,何必一路走到死呢?没点武功的人,连这扇门都推不开,不如来这里给我们吃啊!”

    赵佶这时候才感觉到大大的不妙了。他又用了点力,还是没能把门拉开;他又试着推了推,门好像关得更紧了。他呆立了一会,用力往后一踹,甩掉了一只手,马上另一只手又来拉他,他没站稳,咚的一下跪在地上,头也砸在门上,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往后拖——等一下!等一下!门在动——

    赵佶抬头,竭力扳着地面以防自己被一下子拉过去,淹没在那一群里。他要站起来,门要是开了,至少就能脱离这里了;他可一分一秒一眨眼的时间都不愿意和他们这群人多待一会。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