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六回 知他故宫何处 1
    ——因为,早在半个月前,皇室就收到一封密信。

    信藏在皇上的龙椅扶手处,划开一道裂缝,将那信插入其中,露出低低的一道边缘来,涂上和龙椅相仿的颜色。

    那信是一片薄的竹简所制成,边缘极锋利,皇上当时上早朝,手一扶在扶手上,立刻被划至出血,他将信抽出来看了眼,当时有在场官员说皇上突然神色严厉,似乎是非常吃惊,但是所报告的事宜并非值得称奇的,因此文武百官虽心中感觉异常,仍然不动声色。

    退朝后皇上方才宣布此事,气得太后够呛,得亏那信没有毒;然而内容却是,冬至这天也就是今晚,要刺杀皇上。

    听着很不可思议,是谁送来的信?是怎样出现在皇帝的龙椅上的?又要怎样接近皇帝?

    但是这又是可信的,因为逐渐地,宫中有人开始中这种神秘的毒了,接二连三地死去,太后对外宣称此是天冷宫中闹风寒所致,私下派人调查,却无结果。

    而冬至大摆宴席,人多眼杂,极有可能混进什么人来,只怕出事。因此今天的戒备格外严苛,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随便出入,而皇上更是被侍卫里三层外三层保护着,谁都接近不了。

    王初梨说得有些困了,半眯起眼睛。

    “这些人侍卫都是哥哥安排的,他绝对放心,也确实是一晚上都无事发生。只可惜熬过了一顿晚宴,哥哥有些懈怠,并且怀疑是恶作剧,因此和端王出宫了,谁料到了深夜竟出事了,至今都不知是什么缘故。而申王前几天拜访我家,问我哥哥能否将其中几个侍卫换成他的人,还说了什么,声音太小了些,我听不清。两个人没有谈拢,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但是最后,申王在恩威并施无果的情况下,用我来威胁哥哥,说要让他再也看不见我。可惜我太自信,没能逃出来,还上了他的当——也许他是知道我在听的。”

    陆时萩想了想,忽然一笑道:“这些事,除了最后一部分,王大将军和申王殿下曾有过交集的那一部分我第一次知道外,别的地方我也有所耳闻。所以你觉得,申王殿下是想让你哥哥帮他毒杀皇上,是不是?”

    王初梨道:“是的。”

    陆时萩眨着眼睛:“不是完全正确哦。”

    “怎么说?”

    “他虽然希望皇上死以继承王位,但这样做未免风险太大,你如果盼着一个人死,也未必会真的去杀他,对不对?”

    “啊,有道理……那是要怎么样呢,你觉得?”

    陆时萩笑道:“这个我不能接着说了。”

    王初梨脑子转得快,想了一想便明白了:“啊……虽然赵佖这家伙,做什么都不奇怪,但是他不喜欢做奇怪的蠢事;如果投毒者另有其人的话……?”

    陆时萩微微正色道:“顶级高手,要挡是挡不住的,即使这个人要杀皇上,他足够厉害的话,也是可以成功的。对于能否成功保护皇帝,没有人心里有数;但是,有一个词叫‘借刀杀人’——我是说要栽赃一个人,显然容易太多了,对吧。”

    王初梨道:“啊,所以他试图说服哥哥,想要两人联手陷害端王么?如果是这样,那确实难以实现,端王和哥哥交情很深,以哥哥的为人,叫他一谋害皇帝,二背叛朋友,三结党营私,他根本做不出这种三重背叛的事情。这种看起来就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怀疑,实际上也许要换一个目标来陷害才是。”

    陆时萩叹道:“啊。我大概知道了。”

    她抬起头看着陆时萩:“我就想,如果是你,‘策划了整起行动,又绑架了王烈枫的妹妹以威胁他做事,被申王察觉并移送至太后处问罪’……我哥哥毕竟不是贵族,即便是被逼的,也可以处死,这大概是无所谓的;然而这于申王来说,似乎是件双重的好事。”

    陆时萩在申王身边许多年了,自以为十分了解申王的性子,也多次死里逃生以表忠诚,好不容易混到这个地步,万万没想到有天他会摆自己一道。如果他和太后身边的那位无常有所交集,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幼稚的。

    看来要成功存活下来,片刻轻松的感觉都不能有,即使愿意做替死鬼也不行。要时刻保持怀疑,时刻保持孤独,时刻智商不降,时时刻刻高度紧张。除此以外,还得让申王觉得你尚有利用价值,或者没有人可以替代,或者,他没有准备破釜沉舟。

    像现在这样,就有点回天乏力了。

    他没法相信王大将军竟和他的申王殿下有过交集。申王殿下可是出了四百万两要取他的命的。

    他想来想去都觉得有些委屈。但他也知道许多事情都是没有道理的。

    陆时萩找不到恰当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能惨然一笑:“哎呀,没想到还会有申王殿下不告诉我的事呢。他不告诉我,那我就真的惨了。如果说此事真的如你所说,是他预谋中的一个环节,那么有九成以上的可能,事情就真的会朝着你所预期的方向发展,是利益的最大化,没错。能分析到这一步,你很聪明……谢谢你。”

    王初梨道:“你是不是什么地方惹到他了,或者做什么事情,被他发现了?”

    “大部分时间我不会让他生气,我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连满意的程度都清楚。我太清楚他的脾气了,都可以当他老婆了,说不定还能用爱情感化这个大魔王呢,可惜我不喜欢男人。”陆时萩自嘲似的耸了耸肩。

    “那可奇怪了,难道你们每一个到他这里来的人,都是犯了死罪的,所以他不杀你们,你们就觉得感激涕零?你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怒,怎么还敢留在他身边?”

    “啊,这个是因为——如果是我的话,我以前过得很苦,所以你大概不知道钱的力量有多大。大部分的人是被坑蒙拐骗过来的,女孩子更是十个里面有九个不知道他是个杀人狂,来了又逃不掉,想不干了又平怕打击报复——说笑了。实际上,他从来不在一个人‘该死’的时候杀死他们,而是在‘能死’的时候下手。他几乎没有什么信任的人,也不需要别人信任他,你当时也看出他的脾气有多可怕了,真真的是喜怒无常,残忍暴戾。”

    说到这里,陆时萩伸了个懒腰——半晚上过去,他睡意全无:“所以,你被关在这里的话,不知道哪天他就失去耐心,对你下毒手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也不是第一个。”

    王初梨微笑起来:“我知道自己的处境,可是现在,你我不是一根杆子上的蚂蚱了吗?”

    陆时萩觉得王初梨真是难懂。是不是女孩子都是这样,在该喜悦的时候哭,该感激的时候愤怒,揭露真相之后竟然在笑。可是他又无法反驳她,她的笑是一种胜利的笑,一种无法抗拒的笑,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对他的,“想要合作”的微笑。

    她说:“陆时萩,你也想出去吧?”

    陆时萩摊手:“我可没说。但是我没有办法,申王殿下吩咐过,我不能让你生气。”

    赵佶在狱中醒来,时间大概是第二天上午。为什么不是早上,因为赵佶睡得太沉,按照正常情况,他可能会睡到中午;狱卒几次三番试图将他喊醒,未果,还引发了赵佶的起床气。

    “寅时到啦——都起床——”

    狱卒的声音跟丧礼上的唢呐似的,呕哑嘲哳难为听。光是喊也就罢了,他还敲着锣,当当当当的毫无规律的声音不绝于耳,人一次一次地在半梦半醒间被拽出梦境,面对冰冷的现实。

    被长期关押的犯人的睡眠质量是好的,他们专注于睡觉,因为无事可做,醒来的景象沉闷压抑无聊,还不如做梦有趣;犯了罪被关在里面,也不用东躲西藏四海为家了,有的吃有的住,有的人甚至前所未有地睡了个好觉。

    这当然不是监狱的初衷,因此要破坏犯人的精神,使他们不快乐。

    在狱卒的喝令下,狱中犯人一个个醒过来,开始穿衣服,然后木然走到铁栏边上,扒拉着栏杆等饭吃。狱卒走过来,那铁杖子敲他们手,让他们不要趴着,观感不佳且有越狱之嫌。其实他们并非想越狱,他们只是没有盼头,只有一天的几顿饭是规律的,他们以此计时,慢慢地期盼出狱的那一刻;但是也有的人放弃了这个念头,拖着沉重的枷锁,安静地坐在一边,看谁都是傻子。

    监狱里一天只有两顿饭,赵佶在的地方似乎身份都高贵些,有三顿。早饭是稀饭和咸菜,米汤里漂着几粒米,所幸还是温热的,吃了肚子鼓鼓的都是水,一会儿就又饿了,只能让人暖和一下。一阵呼噜呼噜喝稀饭的声音。

    赵佶拒绝起床,也不想喝稀饭,没有他喜欢的菜作配,稀饭失去了魅力。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身边有人推他:“兄弟,醒醒,再不起来,待会这儿称王称霸的几个过来,打你可就来不及啦!”

    赵佶感觉很愤怒,且神志不清,闭着眼睛翻了个身:“啊,谁敢打我?谁是王?我是端王赵佶……我说了让我再睡一会,早起能让他们这个月多拿几个钱?我——”他忍住打了个呵欠,边打着呵欠边说,“他们扣多少钱,我补给他们就是了……”

    突然有人冷笑道:“哟,新来了一个?又一个自以为是的,都进了大牢了,还拿自己当主子呢,是不是觉得自己还能出去啊?”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7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