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五回 琼林玉殿 1
    早发现了又怎样?赵佖伤不了她。就凭她是王烈枫的妹妹。赵佖既然要出手,针对的必定是端王。哥哥是端王身边最亲近的人,必定要受牵连。

    哪有什么多管闲事?都是为了哥哥。

    所以王初梨假意回家,绕了一小圈又回到了这里,而完颜晟已经走了。

    太好了。

    她屏住呼吸。

    箭在弦上,随时可发。她跟在小贩身后,每一步都比上一步踏得更轻,她在拐角处  探出头,却没有看见小贩的身影。

    她和完颜晟对峙的时间非常短,她知道——至少绝不会超过她所跟踪的人从墙的这头走到那头所需要的时间。可是她没有听见任何跑动的声音——人可以刻意掩藏自己走路的脚步声,然而如果他们拼尽全力去跑步,那一定会有声音出现,本能是无法隐瞒的。可是那小贩似乎就这样,凭空消失在这座墙当中,消失在这条路上了。

    人绝不可能消失,除了生死。

    上天入地倒是可信;上天她没有看见,刚才并没有人翻墙而入,何况城墙是这样的高,里里外外都有人守着,吃力不讨好,只有哥哥翻墙水平一流,别的人或多或少也会颇费一些气力。因此大概是入地。

    而地面平坦如墙。王初梨眼珠子一转,闭上眼睛,手掌摸着墙,一步一步往前走。

    人看不见的时候触觉最灵敏,甚至可以打破视觉的屏障。在黑暗里,王初梨将感官集中于手,以手替眼,在她走到第二十四步的时候,她摸到了此处与其他位置不同的地方——是一条裂缝。

    王初梨停下来,睁开眼。

    然而眼前的墙,肉眼看上去毫无破绽,根本就是普通的城墙。

    她重新闭上眼睛。就是这里,一条从上到下的裂缝,肉眼不可见,触觉却清晰可辨,她睁眼,咬紧牙关,用力,往里推,这堵墙起初不动,随着推力的增加,竟向内挪动起来。

    王初梨一鼓作气,手脚并用,用力往里一踹。

    她看见眼前的一片开阔的黑暗。墙体在黑暗发出哀哀的鸣声,呜——的一下,自动向后退,然后往旁边移动,一扇门一般地为她打开,通往未知的领域。

    墙开以后,通往的地方竟不是皇宫?

    是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是包含一个神秘莫测的诡计?

    是什么人这样的胆大包天,竟敢在皇宫的城墙处设下机关;还是说,是前人就已留下,有人发现此处后鸠占鹊巢?

    王初梨平日仰仗着有几分功夫,在汴京城里横行(在不伤人的前提下),一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二来大家认得她是大将军的妹妹,也不怎么敢碰她。双方客客气气,相处和睦,同城的人大都这样知根知底地和谐相处,若真有什么惹是生非的,或是试图对她动手动脚的,大都是异乡人——毕竟要在汴京生活一辈子,出点丑闻可以成为别人逢人便说的谈资,自己忘了,别人也忘不了。

    异乡人不知底细,不分轻重,不在意在此处留下什么故事,因此他们总像是闯入者,将约定俗成的规矩破坏掉,引发一段故事——这也是大多故事的开头。

    王初梨此刻,于这个秘密而言,就是一个闯入者。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好奇心驱使着自己往里走,然而大部分时间都是有心无胆。在走进去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完颜晟是否还在原地——答案是否定的,鬼知道他去哪了,可能他也不想被自己踢得断子绝孙。

    事已至此,秘密的大门已向她敞开着,于是王初梨只得自己走进去一探究竟了。进去的一刹那,她默念了一句菩萨保佑——可是她平时是不信这些的,临时相信她所不信的,她不知道这就是很心虚的表现了。

    这一条密道很深。如果有人在密道尽头看到王初梨,那她就是和月光一道出现在远处的,仿佛由月光化成的一个人形。她生得本就极为白皙而柔美,又有着兽类的慧黠灵敏,虽然只是个少女,却已经具备了勾魂摄魄的因子。

    在外面还有月光指路,哪怕只是一点光,也足够看得清。可是她进来以后,竟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她四处试探着试图找到照明物——总该有的吧?可是她找了好一会儿,在这个双臂都难以伸展的狭小暗道里,上上下下地摸,终于还是没能找到,于是放弃了;她的放弃伴随着胆量的缩小,她迟疑了一下是否该退出去,一回头,那门已经悄无声息地关上了。

    这下可不妙啊。王初梨变得冷汗涔涔了,往后退已经没有了路,往前走又似乎走不到尽头:黑暗里人的触觉的确会被放大,以至于一小段距离都仿佛要走三天三夜那么漫长。她别无选择,只得往前走,忽然听得远处高处有一阵风往这边吹来,风中夹杂着叮叮当当之声,是什么东西互相撞击着,往这边飞来——

    仅仅在一瞬间,王初梨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一种唤作“春雨”的暗器!

    之所以叫“春雨”,因着它的状貌是绵密如春雨般的,发出时千万根针交织缠绵,以数量之多取胜。此暗器直扑面门,一旦射中,便如下雨般,雨水碰撞地面,亮闪闪地织了一层绒;人的脸上也是密密麻麻地咬着一层绒,是千万根极尖极利的细针,向着各个穴道扎进去,登时视觉嗅觉听觉味觉统统丧失,性命更是难保,可谓凶险至极!

    此刻只能相信直觉。王初梨听那声音是平移着从喉咙以上的地方飞过来的,因此她当机立断,一个下腰,“春雨”嗖的一下,与她的鼻尖擦身而过,飞到后面去,不久以后,她听到身后有什么炸开的声音——是“春雨”扎入后面的墙,引发的小型爆裂;这么绵密细弱的暗器,竟有着这样可怕的威力,若是真的碰到脸,那可不只是毁容了,只怕脸上的筋肉当场被扯烂。她不禁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她的手是颤抖和冰凉的。

    王初梨和哥哥不同的地方在于,她虽然性格大胆,然而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因此显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实际上是很容易被摧毁的。她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了。

    然而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而且容不得怀疑。然而也别无选择,她这下是不得不往前跑了,跑出去才有生机。

    王初梨无意识地踉跄了一下,还没回过神,新的一轮攻击又来了,这时候王初梨开始寻思是否触发了什么机关;这回是从下面过来的,听声音是极重的利斧,至少有三把,旋转着往她的方向过来,意图割掉人的双腿;斧头旋转的声音是“灰灰”的,类似于马的喷气声,王初梨可不能让自己的后半辈子不能骑马。她一咬牙,用了小时候爬树的本事,双腿各往两边一撑,硬是停留在半空,斧头咣当一声砸在她背后的墙上。

    原来武功真的不是仅仅停留在地面,也不是跳起来就算全方位各角度了——王初梨这时候才明白,危险袭来的时候,恨不得全方位各个角度地,叫人死无葬身之地才好;世界竟然是这样危险的。

    她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了,她隐约感觉到光,微弱的,但是存在。

    她一点一点往上挪,感受到了哪里不对:越往上爬,竟越来越困难,因为她的右手边竟变得越来越宽,她奋力往上一蹦,手竟撑不到那地方,她扑了个空,险些掉下去,吓得浑身绷紧,用尽力气往那个空档处扑过去——

    啊,那是另一个密道!

    她摔在密道里,肋骨处传来一阵剧痛。钻心的,从内到外的,她痛得蜷缩起来,她听见自己的深呼吸。密道并不平整,粗粝的地面实在叫人无所适从。她朝内呼吸,牙齿咬住嘴唇,眼眶里噙着泪。容不得她稳住身子,她就看见了远处的光,星星似的,微弱而细小的一颗,但它毕竟在闪着光。

    王初梨诧异于城墙竟能往上延伸;看似坚不可摧的城墙,在这个地方竟另有玄机,通往一个未知的境地。这一条新的密道是往下的,非常狭窄,一次仅可通过一人,得亏她是女子,生得纤细,勉强可以无困难地爬过去。

    她判断,大概是有什么小的建筑建在城墙旁边,可当她行进的时候,她听到的是几个奴婢的哭声。

    “咱们皇后娘娘可怎么办呀,皇上都这样了……”

    “与其担心娘娘,不如担心我们姐妹几个该何去何从吧,皇后娘娘若是当了太后,我们服侍谁去呢?”

    “快闭嘴,不要乱讲,小心给人听见了!皇上现在可醒啦,好好的呢……”

    “能撑多久啊,你没听过传说吗,十几年前……”

    她们的声音很细小,然而清晰可辨。

    ——这一条暗道,竟然通到皇后的隆祐宫?皇后她知道吗?那么从这里开始,又会到哪去呢?

    ——皇上好像遇到了很严重的情况。

    ——哥哥怎么样了?端王怎么样了?

    王初梨小心翼翼地往前爬,似乎是过了隆祐宫,密道突然间变得豁然开朗,上下左右都伸展开了,她迫不及待地直起身子,肋骨的痛触电般传来,她呻吟了一声,重新弯下腰,佝偻着背走了两步。

    哥哥真不是一般人,在家时候把上衣脱下来让仆人上药,整个背上都是伤,他不痛吗?光是摔这一下,她就痛死了。

    这时候要是再来什么,她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躲开。

    周围非常安静,她猜测自己应该在地下了;密道变成了普通的地道,这种结构她勉强熟悉些,最好的是,她往前的方向,是有火光的,两边点起火来,是温暖的橙黄色,道路也清晰可辨了,对她来说足够亮了。

    王初梨把手伸进袖子,检查了弩箭是否安好。

    然后,她往前走过去。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6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