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汴京异闻录 > 正文 第四回 天遥地远 3
    王烈枫走到门口的时候,太后正坐在床边,“无常,过来。”

    无常道:“是。”他走过来,到太后跟前跪下。

    太后摸了摸他的脑袋,他低下头,露出青筋突起、骨瘦嶙峋的脖颈,温顺得像只小动物。

    他看着不过七八岁样子,让赵佶想起方才赵佖怀里抱的鸣心。

    鸣心也会杀人吗?

    赵佶打了个寒战。

    “无常长得也真是可爱,永远都那么可爱,那么听话,我让无常保护皇上,无常就保护皇上;我让无常杀人,无常就杀人。无常这辈子只犯过一次错。”太后抚摸她的脸颊,语气波澜不惊,“你是不是最听太后话的好孩子?”

    太后这话说得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然而旁人听得有些惊心动魄的:无常是一个杀人无需偿命的机器,是看似毫无攻击力的一只可怕的野兽,他手下的人命怕是不计其数。每当无常现身的时候,大家都心头一震,指不定哪天他就会杀到自己头上来。对此,太后是知晓的,甚至许多时候,她才是整件事的操纵者。

    那么这次呢?大家不知道,然而太后确实是为皇上的事情而焦虑着。皇帝虽非她的亲生骨肉,然而亲政以来,高太后对于皇帝的关心日益增添。高太后实际上是忌惮寂寞的人,这种恐惧甚至比死亡更甚;她直面的生离死别太多,因此平日总要人陪着,甚至端茶送水都要十几人招呼着,睡觉也恨不能让整个禁军来保护自己;因此她让无常去保护当今哲宗皇帝,并要求她寸步不离——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类事情的发生。

    然而无常也失败了。或许他曾经千百次阻止了可能到来的危险,但失败了一次,就意味着前功尽弃。

    许多事情并非是根据次数而逐渐累积好处;而是一次失误就会被打入地狱。

    无常点头道:“太后无论让无常做什么,无常就去做。”

    太后慢慢地微笑了,她微笑的时候,流下眼泪来。她双手捧着无常的脸,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道:“好孩子!无常,你可曾记得我嘱咐过你,让你一直留着你的发簪,绝不可弄丢,在皇上出事的时候将它拿出来?无常,是时候了。快找找,它放在哪儿了?”

    房内安静了下来。

    无常稚气未脱的声音回荡在房里,显得清亮而突兀:“太后,无常一直将发簪带在身上。”

    他脸上无悲无喜——孩子的面无表情,让人觉得心惊,以及大难临头。他伸出手到自己的发髻处,取下自己的发簪,交给太后。

    太后将发簪顶端最宽处折断,倒出半粒小药丸。小药丸呈灰色,似不起眼,然而太后似乎将它视若珍宝,藏在最信任的无常身上数年。

    太后看到药丸,似乎感到一丝宽慰,又叹了一声道:“无常,你将它吃了。”

    “遵命,太后。”

    “等等。”在无常要将药丸吞咽下去的时候,太后拿过这颗药攥在手心,昂头对立在一旁的阴柔太监道:“童贯,去拿水来。天冷了,水可别太凉,冻坏了人,哀家可要拿你们是问的。”

    太监低头道:“太后放心。”

    很快,下人递来一罐水。

    太后问了声:“够不够热?”

    下人一愣,太监倒是反应很快,道:“够热,够热。太后娘娘,这水可不是一般的水,是最热最热的铁水,由铁熔化而成,若不及时喝下去,很快就要凝结的。”

    太后眼睛微微一转,低头拨弄着指甲,道:“知道了。无常觉得冷,哀家可不觉得冷,你们替哀家把这药给无常灌下去,他年纪还小,嗓子眼细,哀家怕他吞不下去。轻些,慢些,让他都喝下去。”

    太监道:“遵命。”他对着旁边几个下人使了个眼神,下人会意,立刻上前一人一边按住无常,而无常脸上没有表情,像一只没有生命的人偶。第三人从太后手中接过药丸,第四人将一罐铁水举起。

    一边的小太监见了,悄悄问杨公公:“杨公公,这是干什么呀?”

    杨公公小声道:“蠢货,来宫里几个月了,这都不清楚要干什么?无常是做什么的,保护皇上的人,但是皇上遭此大难,他又怎么逃得了惩罚?”

    小太监受到惊吓,颤声音道:“可是无常那么听太后的,太后连一点通融都不给吗?太后这样喜欢无常,为什么现在又要无常——是要他去死吧?至少他曾经把命都献给都给皇上了。”

    杨公公低声道:“放肆!皇上的命,岂是一个人两个人能衡量的?多少人都替代不了!而且,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撼动太后的原则,一万件好事都不能允许一次的差错。”

    “原来如此。”小太监又问道:“那,那这颗药丸又是……”

    杨公公皱了皱眉,道:“自然是怕死不透,让他自尽的毒药了。”

    只见第三人扶起无常,接过,将药放进他的嘴里,太后死死盯着无常,看着无常仰头把药吞下去后张开嘴让人检查。两个侍卫上前,手指捅进他的嘴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遍,然后报告给太后说:“药已经吃下。”

    “好。”太后轻声笑着,眼神如同哺食的雌鸟,她温柔道,“好孩子,光吃药嗓子难受吧,来喝点水吧。”

    无常眼中空无一物,眉头微微皱了皱,道:“谢太后——”

    太后点了点头。在太后点头的瞬间,下人将一只漏斗塞进无常的嘴里,深入咽喉,灌入融化的铁,顿时滋滋声响起,铁水灼烧内脏,外表却完全无异状。无常猛地浑身一僵,四肢颤动,浑身发抖,咳嗽不止——但他发不出声音,铁水从他的嘴角流出,往下淌的时候一路烧下来,将他的皮肉揭开,热气在寒冷的殿内升腾而上。

    似乎从来没有谁见过无常这么痛苦过,他瞪着眼睛,抽搐着,从内而外焦黑开来,他下意识地要蜷缩起来,太后一皱眉,四个下人立刻将他整个人拉开呈伸展状。漏斗跌落到一边,无常猛地昂起头,无声地尖叫起来——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他的皮肤透出红黑色,他的眼球正在外鼓,鼓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然后猛地一下破碎萎缩凹陷下去,只见无常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脑袋一下子垂下去,,再无声息。

    唯有沉沉死气,和隐约的恶臭。

    ——无常死了。

    太后没看无常一眼,道:“拿去丢掉吧,闻着怪恶心。”

    下人道:“是。”

    太后端然不动,冷声道:“还有,这几个太医,留着有什么用?你给我去换一批过来,要用最快的速度,要请最好的医生,无论开出什么条件都满足。至于这几个,你知道要怎么处理吧?哀家连无常都没有放过。”

    杨公公眼珠一转,堆笑道:“是,奴才明白。”

    太后喝着茶,瞟着这几个太医被拖出去。有一个很不愿意走似的,手扳着地面试图多待一会儿,使得地面上出现了许多鲜红的,指尖磨破留下的血痕。

    有个太医被拖出去的时候,看见了门口立着的王烈枫。他们立刻像是见了救世主似的,朝他猛地扑过来:“王大将军,王大将军!……救救我,求求你!王大将军——”他被拉回去,手仍是绝望地往这边探。

    救救我,王大将军,救救我。

    太医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平日里德高望重,一到皇宫就要整天面对一群顶级蛮不讲理的贵族,治不好就要掉脑袋——生死关头,能不能救回来,大多数时候看命,看意志,看求生欲——王烈枫出生入死数年,这些他都有数。

    然而王烈枫欲言又止,复又闭上了嘴。在他们被带走之后,他走进去,弯腰行礼道:“太后,您有何吩咐?”

    他感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了他身上,有诧异的,有看救世主一般的,还有豺狼虎豹式的——他一眼看见了长跪不起的赵佶,随后看见了章惇深沉似海的眼神。

    章惇的眼神让他的思维停顿了一秒。

    人在杀人前,总会露出一些凶狠的神情,或是龇牙咧嘴,或是青筋暴起,或是张狂大笑,或是壮胆式的嘶吼,这种神情会震慑到敌人,让敌人有一瞬间的不适——“不适”是一个脆弱的时刻,意味着无法对下一步行动作出完美的反应,是很容易被杀掉的,而这种震慑,谓之“杀气”。

    王烈枫在边疆的战场上见过类似的神情,士兵的眼神里有着破釜沉舟的决绝,杀气中带着胆怯;敌方将领在决斗的时候,眼睛里有胜利在望的凶狠,旗鼓相当的兴奋,杀气带着甜腥。当他回到汴京城,杀气变成了难以名状的眼神,以恶毒居多,使人毛骨悚然的程度却是一样。

    章惇是杀气极重的人之一。章惇对于并非自己党派的人的恶意最深重,比如自己的父亲,比如自己,比如端王殿下。他却对掌有生杀予夺大权的太后没有这样的倾向,更接近于一个掩藏着本意的合作者,是胆怯的,伺机报复的。

    他看自己倒是从不客气,武将本身就是没有地位的,因此他看他的眼神毫不掩藏:“王烈枫,见到太后,还不跪下!”

    太后坐在床边,只是喝茶,没有帮他说话的意思。于是王烈枫在赵佶身边跪下,磕头道:“臣王烈枫,恭请太后圣安。”

    下人伸手来替太后接过杯子。太后站起来,绞着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王烈枫,你无视宫中规矩,玩忽职守,致使皇上生命垂危,理应从重治罪。然念在你一向忠于朝廷,哀家觉得不该对你太苛刻,章宰相也提议让你将功补过。这样吧,我不让你死——从明天起,你也就不再担任大将军了。当个太守如何?”

    王烈枫道:“谢太后不杀之恩。”

    “——皇祖母!”赵佶突然一声大喊,顿时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皇祖母,求求你。”赵佶哀求道,“王大将军驻守边关,如果他被贬谪了,以后还怎么指挥啊!”

    “放肆!”章惇变了脸,凶神恶煞地指着他:“端王殿下,您还敢来求太后?您知道您犯了多少禁令吗,端王殿下?”他忽地恶狠狠地瞪向王烈枫,“你你也脱不了嫌疑!太后,依臣所见,不如将两人一并惩罚!”

    “我?惩罚?老僵尸你在说什么?”赵佶惊道,“皇祖母,您是要惩罚孙儿?”

    章惇笑微微地看着赵佶:“端王殿下,您一有谋害皇上之嫌,二有巫术犯上作乱之疑,人证物证皆在,太后不杀了您,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皇祖母!皇祖母!”赵佶大喊,“您相信孙儿的吧?”

    太后悠悠道:“佶儿,对皇祖母说实话。”

    “孙儿不敢。”赵佶道,“皇祖母——”

    “别胡闹!”

    一句话吓得赵佶不敢出声。

    皇祖母这样说话,说明问题很严重,她上一次这样说话,是在父亲死的时候。

    “章宰相的话虽是气话,却并非不可参考。”

    太后本来是可以避免说这些话的。然而章惇抢先说出口这些,也便无可挽回了。

    这时候,杨公公突然大喊一声道:“皇上醒了!太后娘娘,皇上醒了!”他激动异常,“我们一定尽力让太医护住皇上,用最好的太医……”

    太后摆手,他便赶紧止住了声音。

    只见这年轻的皇帝失魂落魄地坐了起来,眼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太后扶着他,柔声问道:“皇上,你醒了?你要什么?哀家给你去找。”

    “我……”皇帝恍惚地看着周围,他的嘴唇苍白发青,皮肤近于透明,他扫视四周,当他看到赵佶的一瞬间,突然抬起手来,指着赵佶道,“你,你,弟弟,你——”

    赵佶一愣,指了指自己道:“我怎么了?”

    “你——”皇帝突然面目狰狞,恐惧万分地嘶吼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刷地一下,赵佶脸色苍白,他难以置信道:“什么?我?……”

    他抬头看见太后阴沉的脸。

    章惇在一旁道:“来人,将端王和王烈枫押进大牢,好生伺候着!”
  

  

http://www.weicd.com.cn/95_95651/32299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