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天镜 >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续写 - 顾彦深申子衿肉段1
    第六十章   幻阵与少女

    红的,黄的,紫的,粉的,绿的,黑的,两色掺杂的,几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的,倘若出现在平时那可当真是有些美不胜收,值得叶云好好欣赏一番了。

    只是此时的叶云脸色似乎不大好看,甚至眼中有些着急之色显现,很明显他根本无心赏花,眼前这些看似五彩斑斓的灵花,灵草实则个个带刺,甚至还能释放出一种与众不同能够使人昏迷的毒烟。

    “这可如何是好?”叶云起先还不大相信红衣女子的话语,心里觉得此女是不是在吓唬吓唬他,然而当真面临如此困境的时候,叶云的脸都绿了。

    眼前这些怪异的灵花伴随着太阳光线的移动更加显得诡异,仅仅过去了小半刻钟,这些灵花周身的颜色已经变换了数十种之多,而且它们不同时间放出的烟雾也根本不一样。

    叶云接连服下了数种不错的解毒灵丹,然而还是不能阻挡那些烟雾的扩散,而且叶云还发现了一个更加不好的消息,那就是只要自己稍微动用一些灵力,那些烟雾就会立刻喷涌而出。

    “这些灵物的速度实在太可怕了!”叶云望着这些灵花灵草一会儿隐身不见了踪影,一会儿又突然之间出现,实在是诡异之极,一时之间惹得叶云眼花缭乱,心神略显不宁。

    正是打又不敢打,逃又逃不掉,叶云想破脑袋快速回忆起了当日购买的几本破烂阵法入门,然而也没有什么计策可施。

    这下叶云自然傻眼了,但他也没有坐以待毙,接连碰壁之下他还是发现眼前的这些灵花的特性那就是只要自己不去动它的话,它们也不会主动发动攻击的!

    这倒让叶云暗暗惊奇,心里猜测了一番那名古怪少女心里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莫不是他们在故意试探我?否则为何不立即下手除掉我!”叶云心里稍微一惊,仔细地回忆起了刚才苟严与红衣少女二人毫不掩饰的对话,似乎宗内有大事情发生,根本没有对滁州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叶云越想越觉得十分古怪,若是那名红衣女子真的想要杀他,那岂不是十分轻而易举的事情,苟严,红衣女子二人任意一个出手恐怕自己也阻挡不住,他们将自己困在这里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叶云百思不得其解,也不大明白红衣女子那邪恶的笑容是什么意思,至于什么灵花吞噬等等他是果真被吓到了,此刻却觉得全都是子虚乌有!定是那名女子戏弄自己所为的!

    笑话,择人而噬的灵花,那最起码都要有数千年的道行才可以,更何况那种妖花实在是稀少的很!至少叶云从未听说过这等生物。

    “真是晦气!我算是领教了美貌女子蛮不讲理的样子了!”

    叶云撇了撇嘴,略微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觉得暂时自己还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有道是辩也辨不清,道也道不明。

    更不用说那名红衣少女根本就不给他辩解的机会,至于苟严那老头就更不用多说了,简直就是老奸巨猾,之前一点口风也不透露。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一点也不错,叶云深深觉得越是普通的老者似乎越是深藏不露。

    “不过,宗内的联络仪式还当真是有些太特别了!非要整这么多繁琐的步骤,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信了我几分?”叶云一想起自己被宗内祖师想也不想的“征调”和特别的“照顾”顿时两眼一翻,觉得祖师爷的东西还当真没那么容易拿呀!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叶云也没有瞧出来个所以然,更没有想到什么破解之法,索性也不去管那些灵花,任凭它们转悠,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奸细,任凭他们去查好了。

    抱着这番侥幸心理的叶云当下也看的有些累了,随意在四周布置了一个简易阵法他也就倒头大睡去了,这可实在和他平日的谨慎小心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过用叶云的话来说,此时的确无可奈何

    还不如安安静静的休息一会儿,没准一觉醒来还当真就找到了破解之法了!

    倘若今日那名红衣少女见到叶云这般大胆的话,恐怕她心里也会大吃一惊的,只不过此刻她正与另一名比她稍大一些的蓝衣绝色少女一起在湖畔游乐着,似乎早就将困在这里的叶云忘得一干二净了!

    “姐,你这天天修炼当真是烦死了,哪天陪我出去逛逛,待在这里好闷呀!”红衣少女在这名蓝衣女子面前似乎极为乖巧,哪里还有今日中午的那般样子。

    “你可当真贪玩,看看你,迟迟也不能突破初期,真是让师父和我失望!”蓝衣少女摇了摇头,眼里却满是溺爱之色地望着红衣少女。

    “我哪有姐姐这般用功呀,修炼实在是太枯燥了,哪有浪迹天涯游山玩水悠哉乐哉,不过今日有个臭小子可惹到我了,竟然敢跑到婉茹姐姐的灵雾幻阵当中去了,最起码要让他吃吃苦头,而且这家伙还敢辱骂我,真是生气!”

    少女佯装出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更是做了一个鬼脸,显得十分可爱!

    “那人是谁呀,还敢惹咱们苏雪苏二丫头,这要是在宗门内的话,恐怕刘师弟几人一定会为你出头的!”蓝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她妹妹一眼,眼里满是一种戏谑之色。

    “姐,你怎么这样啊!”苏雪脸上一红,心里却甜滋滋的!

    “怎么婉茹妹妹知道这事吗?”苏晴微微一笑也不再拿苏雪打趣,转而问了一下他们师父收养过的一名师妹唐婉茹的情况。

    “你妹妹我这么聪明,哪里会让唐姐姐知晓呢,就让那个小子吃些苦头,唐姐姐的幻阵可是十分厉害的,谁让那小子对我不敬!”

    蓝衣少女略微无奈的看了苏雪一眼,微微闭上了双眼。

    “哎,姐你别呀!来这里这么多天了当真无聊透了!”苏雪一见苏晴这般模样,小嘴一撅眼里露着不大满意的神色。

    苏晴眉头微微一皱,随后颇为严肃地看了苏雪一眼。

    “宗内不久将会有大动作,阿雪这几日你不要随意外出了,我今日接到师父亲自催动的万里符,说是让我们多多留意一下滁州近日的动向,宗内似乎要发动对西北各大势力的歼灭战争了!”

    “什么?姐,你没搞错吧?这几年宗内的情况可不容乐观呀,怎么会突然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战争!莫不是宗主又突破了!”苏雪一听她姐苏晴所传达出来的消息,顿时眼里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这事情得看绝大多数长老的意思,不过宗主近几年已经暗地里扫清不少敌对势力,只怕众长老挡不住宗主的野心呀!”

    “姐,若是此事是真的话,那我们岂不是也要参加战争!”苏雪脸色不大好看,她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生活。

    “哎,这种事情我们根本无能为力,若是太上长老肯出面的话,兴许有用,只可惜他老人家早已不问政事多年了,现在只是一心一意教导萧师妹了!”苏晴微微一叹,有些不大看好未来的形势。

    “萧师妹那可是天纵之才呀,据说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力敌寂灭后期的宗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苏雪吐了吐舌头,眼里毫不掩饰她对那位萧师妹的尊崇之情。

    “好了,你快去吧!这几天切记不要随意外出!”苏雪看着她姐那般严肃的神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慢慢地退出了此地。

    叶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不错的美梦,这不刚刚醒来的他还稍微打了一个哈气,抬头略微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灵花雾阵,果然,此时那些阵法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在肆意进行颜色的更换和无影无踪的移动了!

    “看来倒是虚惊一场了!不过,那个死丫头当真会有这么好心,怎么看她今日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呀!”叶云略微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望了望已经快要落山的太阳,眼里还是颇为欣喜的!

    百无聊赖的叶云看了一会儿晚霞,又略微打坐了一小会儿,夜色也已经慢慢降临了。

    “希望晚上不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叶云喃喃自语了一番,也没有起身,只是静静地坐在此地。

    今夜的月色似乎格外的明亮而且分外的圆宛若一道轮盘一样,地上的花花草草更是被照射的一清二楚,似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叶云都能感受得到。

    叶云呆呆地看了几眼夜空中悬挂的那轮明月,突然心情有些失落,这月色至少还有人去欣赏,可是自己从来都是孑影一身无依无靠略显孤单的,只是他不愿意甚至不想表露出来一丝一毫的那种孤独感!

    “咦,我怎么有些头晕!”叶云摇了摇脑袋觉得自己是坐的时间太长了,然而他总感觉脑袋木讷讷的,似乎有种打瞌睡的感觉!随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眼里略微有些迷离,眼前也出现了一些幻觉。

    这将叶云吓得立刻咬了咬舌尖,当即神识之力外放,而他这一外放神识之力,大阵当中的植物立刻就比中午更加活跃了三分,各种烟雾顿时倾泻而出,然而最糟糕的是任凭叶云如何收回神识之力,那些花花草草竟然没有丝毫要退去的意思!

    “这么倒霉的嘛!”叶云有些无语,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忘了这个禁忌了,这可让他忙备了好一阵子。

    不过,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叶云也已经从刚开始的从容淡定,到现在面色略微有些煞白,后背有些冷汗直冒了!

    因为那些烟雾交织在一块,霎时之间叶云眼前就出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

    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的一处战场当中,一名风华绝代血染白衣的女子蔑视地看着远方身着黑衣铠甲的修士大军,一名睥睨四海,舍我其谁浑身是血的黑衣男子,在他们周围尽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的场景,画面一转,不知哪里幸存下来的一群苟且偷生之人,人性阴暗的一面,对天下权势的贪婪,为求大道无休止的争端,无尽的丑态欲望……

    叶云明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幻觉,但他还是觉得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隐隐约约觉得他似乎会经历这里面的每一处地方,这让叶云心里有些害怕,当下心神略微恍惚了一小会儿。

    可就在叶云心里害怕恍惚的这一瞬间,一名身着水蓝色衣群,样貌极为清丽脱俗,长发及腰,身材略微有些瘦小确是十分苗条,双眼十分奇异,手中紧握着一把黑色灵琴的少女忽然出现在了此处。

    只不过,此时这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女正怒气冲冲地盯着叶云。

    “你是谁?怎么跑到我这灵雾大阵中来了,快说是不是苏丫头将你困在这里的!”

    这让叶云脸上微微一红,心下觉得此女的确是花容月貌,有些忘了回答此女的问话,只是一个劲连忙躲闪着此女的目光,不过他的双眼还是很不争气的朝着那名幻境中走出来的蓝衣女子多看了几眼。

    蓝衣女子宛若天籁的声音再配上那种摄魂的眼神,实在美艳。

    此女见叶云不回她的话,随意地撇了叶云一眼,而后就若无其事地弹奏着手中的琴弦。

    然而很凑巧的是叶云根本就不懂音律,心下只是觉得此曲婉转动听,十分美妙,有一种忍不住心境豁然开朗的感觉,但他却没有察觉到此曲当中的一股杀气,仅仅一刹那间,阵法当中的那些灵花突然更加迅猛地喷出了不少光雾!

    叶云心下一惊,连忙朝后退了几步,眼里充满了一种恐惧之色!

    蓝衣女子看似是在无端奏乐,实则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叶云,只不过此时她的心里有些犯嘀咕,因为怎么看这名普通的少年也不懂音律,也没有丝毫中招的迹象。

    “莫非他不懂音律?”蓝衣女子眼里微微一闪,心中微微有些意外,不过此女这时轻轻一拨琴弦,一股若有若无的音波就直冲着叶云所在的地方而去了!

    叶云一见此等情形,精神立刻紧张到了极致,眼中更是凶狠之色一闪,仅仅只是快若惊雷的一刹那间,血色弯刀已经逼近了那股琴弦之声。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叶云那把克敌制胜的血色弯刀却在此女的琴声之中显得是那般不堪一击,强大的灵力波动直接震慑的叶云手掌有些颤抖。

    “既然闯了进来,那就别怪我了!”

    叶云听着此女平平淡淡的声音,心里更是将苟严多骂了好几句!只不过刚才他已经领教了面前这位蓝衣女子的厉害了,他有些承认自己似乎打不过眼前的这位修为极高的佳人。

    “这位姐姐,咱俩无冤无仇的,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放在下离去,师弟自会感念你的恩情的!”叶云眼角翻了翻,脚下却快速朝后退了几步,手指朝着储物袋摸了一摸。

    “油嘴滑舌!”水衣女子略微轻蔑地看了一眼叶云,他刚才的小动作,此女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蓝衣女子脸上微微一笑,波动琴弦的双手确是丝毫也不慌乱,看似毫无波澜的琴声实则处处暗藏杀机,叶云仅仅抵挡了两个回合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此女绝对在开光中期以上!”叶云心里暗暗叫苦,觉得自己惹上大麻烦了,因为怎么看此女的眼神也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

    就在此时,一股十分浓郁的花香缓缓地散了开来, 皓月当空,夜晚甚是寒冷,叶云缩了缩脖子,连忙解开了腰间的储物袋,一把红色的盾牌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咦,这件宝物似乎有些眼熟……”蓝衣女子见叶云拿出此物,眼里略微有些惊讶。

    ……
  

  

http://www.weicd.com.cn/129_129080/36560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