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天镜 > 胖人女穿职业装图片 - 嗯。。。啊。。快点!
    第五十八章  取得联络

    (七月份,我要进行修改一番书中的错字和不合理的一些微小细节了,作为萌新,我在写作路上慢慢地觉得严谨和责任二字的重要性,谢谢大家的支持,如果对大家造成一些小麻烦的话,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萌新起步,一步一步在成长!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大家!)

    “滁州城北果然不同于其他地方!不愧是滁州首府的所在之地!”叶云望着眼前几十米高的石头城楼,顿时眼里就闪烁着一丝惊讶之色。

    而城楼正上方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滁州城北”似乎不怎么像是刻上去的样子,叶云深深地看了几眼,就有一种着迷的感觉,他越看越是觉得这几个字当真是苍劲有力,龙凤凤舞字里行间更是透露出一股深意来。

    “也许这些字迹是滁州的第一任城主所留的吧!”叶云再度看了一眼,心头也就想起了有关此城的传闻来了。

    相传此城诞生的时间很早很早,甚至有人传言说此城比赵国还久远的多,以前全城都是一片天府之城,更拥有强大的修士,但现在也不知道是何种原因也就只有城北能够保存的稍微好一些了!

    巨大无比的石头城墙完全由巨大的众多石块堆砌而成,中间更是毫无一丝一毫的缝隙,坚固无比,数次北边战火蔓延到这里的时候都无法完全攻破此城。

    城楼上,每隔一小段路,就有数名身披金甲战衣的守卫,他们一个个胸膛挺起,手握数米长的金色长枪,周身灵力波动十分惊人,双眼里更是露着些许杀气地站立在高约二十几米的城楼之上。

    城楼左右两边分别拥有数十座专门灭杀境外魔修的红色龙鸣鼓,中间的一处地方甚至有着赫赫凶名的“灭魔”二镜的仿制品。

    远远望去,众多外围的行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城池之下更是有着深不见底,足足百米宽阔的护城灵河和强大的大阵保护着。此外这里只有一条通往城中的通道,这无疑更加彰显了此地的不一般。

    用“固若金汤”四个大字来形容此城或许是再合适不过了,拥有如此坚固的防备,城北完全就是用兵之地。

    巨大的城门只有一个悬浮的吊桥,两队二十余人修为隐隐约约在练气期顶峰的黄金武士分别站立在左右,一个个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而大多数来此地的修士对此都颇为习以为常,因为城北之地赫然是城主府的领地,例行检查排除异己更是这些黄金武士日常的任务。

    只不过自打上回血骷山血煞灭杀了一众七连商盟的修士起,段宏就下令将此城的开放时辰从原来的四个时辰改为了三个时辰,并且护城大阵更是长期开启着。

    很多平日里消息灵通的修士仿佛早有些许预感一般,前些天来的众多天煞宗修士这几天更是频繁的进入城北,可是作为此城名义的上宗主势力天剑宗甚至一动不动,也没有丝毫风吹草动,似乎任由此地这般变故!

    天剑宗这般做法到让不少修士心里都在猜测该宗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同列为赵国七大宗派的天剑宗莫不是害怕近年来凶名赫赫的天煞宗?

    这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事件,赵国各大小宗门对领地之争都是相当重视的,类似天剑宗的怪异之举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而且更糟糕的是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一个消息说是滁州出现了佛门修士。

    不管是真是假,这无疑都是在挑衅天剑宗的威严,赵国佛、道、儒各家纷争自从百年前就源源不断,各家平日里更是互相敌视,明争暗斗更是不止。

    然而天剑宗还是没有丝毫意动,似乎这一切事物都与他们无关的样子!

    叶云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昨日神秘男子与他的谈话,虽有惊喜但也有忧愁,总之喜忧可谓参半,不过他心里还是很佩服那人的能耐的,竟然能够找到天剑宗的联络地点,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叶云也不是没有怀疑,可是那人接连拿出了几件宗内之物,这也让叶云信了几分心里也在猜测那人的身份。

    排了大半天的长队,叶云终于从护城河的周边走到了吊桥的另一边。叶云望着那汹涌深不见底的花白河水,内心一阵胆寒。

    紧接着那名练气巅峰的黄金武士仔细的询问了叶云的一些信息,之后又使用了一件未知名的黄色小钟样法器窥测了一番,随后叶云缴纳了些许灵石也就安然无恙的进到了城中。

    只不过叶云刚刚一入城中,那座吊桥便已经徐徐地升了起来,显然关闭城门的时间已经到了,不少还未入城的修士也只能骂骂咧咧,面带不甘之色的等待明日的城门开启。

    “果然不愧是城主府和其他世家大族坐落的好地方!”叶云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各种琳琅满目的商铺,金碧辉煌的宫殿,眼里着实有些惊叹,心里再度对此城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

    “看来还是眼见为实!”叶云摇了摇头,随后便朝着昨日那位神秘男子所指的一座富丽堂皇的院落苟家而去了。

    一名十七八岁眉清目秀,个子不高,十分慵懒的少年此时正躺在一颗大柳树下的一把竹椅上懒散的乘着凉,火辣辣的太阳今天似乎是格外的炎热,尽管少年一刻不停地煽动着手中的蒲扇,但额头和身上还是热汗直冒。

    “这什么鬼天气,真是晦气,这么大热的天还要让我守这院落,当真是大材小用!”少年名叫苟平,是此地苟家的一名普通弟子,天资勉强还算可以,年纪不大就有了练气六层的修为,只是很可惜的是他命不大好,身为苟家的旁系庶出子弟,一直也不大受族里的重视。

    与他同时期的其余少年要么被族中派往各处商铺进行打典,要么进入到更为高深的宗门进行修炼着,但却没有多少人和他一样落魄的只能在门口当个看门的少年。

    而这一切原因都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十分尴尬,以至于他也时常叹息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哼,若我有朝一日名震天下,定要让这些家伙好看!”兴许是天气实在太过于炎热,苟平翻来覆去了好几回,也没有怎么睡着,这让他心里十分不爽。同时也恶狠狠的骂着那几名给他使袢子的人!

    而原本苟安这几天可是要去一处地方见识见识世面,学习一些中级功法的的,但就在昨天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原来就在前天,苟平得到了一件不错的外出历练任务,可是事情也就来了,一众平日里颇为奸诈的其他旁系子弟当下也眼红了,硬是在他们大管事苟河的面前胡编乱造地罗织了很多污蔑他的话。

    因为旁系弟子得到历练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苟平心里也清楚这些与他不对的孙子们十分眼红,自然是据理力争,可是那位大管事也是一个趋炎附势,唯利是图的小人,竟然公然拍卖这件不错的任务。

    苟平自然不干,可是瘦小的胳膊怎能扭过那位管家的大腿!平日里与苟平不对的好几名普通弟子为了争抢这个任务不禁大大出手,险些掏空了腰包,而那位苟河自然满是兴奋,任凭他们互相争斗,自己坐收渔翁之力。

    而苟平一想起这件事情,心里就有些窝火和眼里更是不甘,慢慢的苟安实在是太困了就打起了瞌睡。

    可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正香的时候,他感到忽然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让本就心里不爽的苟平当场大怒,眼角微微一撇,见是一名不认识的普通男子,登时他就大骂了一句:“瞎了你的狗眼了,没看见你家苟平大爷正睡觉呢!快点滚蛋!”

    苟平说完此话,当场就继续躺下了,这让站在他身旁的一名青色衣装的少年微微有些发愣。

    青衣少年面容普通,打扮的也是十分朴素衣着更是俭朴,此刻他颇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苟平一眼,脸上全然都是一种尴尬之色,显然他也没想到,这名少年竟然如此无理。

    而这人自然就是乔装打扮之后的叶云,自他从神秘男子口中得知此地苟家和天剑宗有着关系之时,叶云似乎就找到了突破口,当下他也不怎么理会这人的无理举动。

    “敢问这位小兄弟,这里可是苟府?我有要事求见你家主人!”

    苟平刚刚入睡,可是一听这话,两眼登时一睁,心下一惊,仔细地瞧了叶云一眼,不过片刻时间他就已经发现叶云竟然有些深不可测的样子。

    当下苟平即刻起身,脸上顿时就挤出来了一丝笑容,连忙向着叶云说着:“这里正是苟府,不知这位道友和家主有何关系?”

    叶云瞧着苟平变脸的速度这么迅速,当下就翻了翻白眼。

    苟平一看这等情况,连忙陪笑着说道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心中却在想着要是此人当真认识家主的话,那他岂不是能够攀上枝头了。

    叶云也懒得跟此人斤斤计较,当下确认了此地是苟家之后,二话不说地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块普通的令牌让苟安交给此地的主人。

    苟平接过了令牌看了好久也没有看出来个花样,当下也不敢随便禀报,只是用着一种十分疑惑的目光打量着叶云。

    “此令自有有缘之人识的,你且为我通报一声,我必有厚报!”叶云当即冲着苟平淡淡一笑,随手扔给了他数十块下品灵石。

    苟平虽然心下疑惑,不过眼里望着这数十块灵石,那自然是眉开眼笑,当下更是连忙撒腿便跑了进去。

    叶云等了好久也不见苟平出来,心里觉得有些怪异,因为先前他递给苟平的令牌正是他抹去了字迹的天剑宗外门弟子令牌,若是此地苟家果真是宗门的附属势力,那自然就会一眼认出此令的特殊标记的。

    就在叶云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苟平方才走了出来,而他的脸上则全然都是笑意,而且比先前更是热情上了三分,连忙催促着叶云进入府邸。

    而这一切看似顺理成章,十分合理,然而叶云还是皱了一下眉头,眼里闪过了一丝冷漠的神色。

    “这位道友,家主有请!”苟平当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随后就欲连忙在前面为叶云带路。

    “苟道友这么着急要做什么?”叶云淡淡地撇了苟平一眼,而后一个转身之间他就已经出现在了离苟安一尺距离的地方。

    苟平顿时两眼一缩,稍稍退后了几步,手中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黑色灵剑,然而还不待苟安有所反应之时,叶云的手指已经距离他的眉间不足半寸,苟安顿时冷汗直冒,甚至觉得此刻只要自己略微有一丝动弹的话,就有可能命丧当场!

    “道友住手!”

    就在此时,一名面容十分苍老,每走一步就剧烈咳嗽,头发完全花白,满脸的皱纹,看着随时都快不行的紫衣老者缓缓地出现在了此地,适才说话之人正是此老。而且此人身后还有不少的其余少年修士。

    叶云仔细地打量了此人一眼,左手中的血色弯刀早已准备就绪,深不可测是叶云对这位老者的第一评价,此人看似毫无出奇,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叶云可不是当初那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这人的一举一动,他全然都看在眼里,知晓此人绝非所看到的那般毫无波澜。

    虽然此人略微有些驼背和不断咳嗽,但是他眼里的那种强大的灵力波动确是十分危险,外加身上穿着的那件不一般的紫色蛇纹衣袍,已是不凡,况且此人手中握着的那把银色权杖即便相离很远的叶云也感受到了雄厚的灵力波动。 这一切,都让叶云高度警惕了起来。

    然而叶云所不知道的是在他打量老者的同时,老者眼中一丝细微的狐疑之色正在缓缓退去,因为刚才叶云使出的指法正是天剑宗外门弟子独有的“灵犀指”。

    “道友来苟家所谓何事?能否先放下苟平,老夫苟严添居苟家家主!”自称苟严的老者眼角淡淡一笑,随后朝着叶云跟前扔出了那块天剑宗的外门弟子令牌。

    叶云单手弯刀一挥,令牌已经吸附在了弯刀之上。随后叶云轻轻移动了手指,毕竟在他眼里苟平算不上什么危险。

    苟严眼见叶云放下了苟平,眼里一笑。

    “严老客气了,小子程山,既然阁下不认识此令,那便看看这块玉佩!”叶云眼见此人扔回自己的宗门弟子令牌,也不怎么在意,更没有直接回答此人的话,适才不过是他的试探之举罢了。

    苟严眼角一撇玉佩,随后单手一挥,仔细地打量了好大一会儿,随后方才剧烈咳嗽了一声,半晌没有言语。

    叶云也不着急,甚至还略带喜色,因为此人不拒绝此物,也不表明态度,这正是宗内惯用的联络手段。

    “小友从哪里来?欲往何处去?来这里有何贵干?”苟严淡淡的问了一句。

    苟平眼里古怪之色一闪而逝,适才当他递给苟严令牌之时,他可是先喜后忧,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怎么现在一见此玉佩,登时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叶云直接避而不答此人的前两问,转而说了一句:“奉命而来!”

    老者听到此话,当即挥了挥手,示意其余弟子退下,而后再度问了叶云几句暗语。

    叶云自然一一对答了上来,随后叶云又接连取出几件信物,这二人方才算是真正意义联络上了。

    ……
  

  

http://www.weicd.com.cn/129_129080/365604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