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开天镜 > 公务员睡别人老婆是不是很好 - 等你等了那么久原唱版
    第五十四章   夜探

    (创作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阅读!纵横中文网,现在还是免费的哦,谢谢大家支持!)

    陶嫣儿眼见叶云点头同意救治他师父,连忙千恩万谢地再度朝着叶云行了一礼。

    叶云此时淡淡一笑,不过眼里有些勉强之意,心想万一到时候治不好那葛天洪可没法向这丫头交代。

    但心里却觉得这丫头孝心可嘉,还是决定去试一试,没准还真能救活呢!

    当然叶云敢如此答应,必然有所倚仗,经过上次一番激斗和宗门的奖赏之后,他手中还是有着一些不错的丹药的,只要不是特别难治的伤势,叶云还是有着几分自信的!

    陶嫣儿眼角微微一湿,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惊喜,她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叶云这样的“好人”,料想师父或许有救了!

    “还不知道前辈尊姓大名呢?小女子陶姓陶单名一个嫣字!”陶嫣儿说完此话,脸上微微一红,而后略微向着叶云一礼。

    “程山!”叶云又毫不客气地使用了这个假名字。

    “但不知令师是如何受的伤?我要知道一个大概,这样方才好对症下药!”

    陶嫣儿虽然迟疑了一下,但眼里更多的还是着急之色,当下便简简单单地叙述了一下她师父葛天洪的受伤经过。

    叶云听着陶嫣儿带有恨意的语气,心中一叹,面上却无悲无喜,眼里也丝毫没有义愤填膺之色。

    陶嫣儿见叶云这么平平淡淡的表情,连忙向着他说道:“小女子失言了,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陶嫣儿法力虽然不高,但她眼见刚才那位十几层的纨绔子弟见到叶云那般害怕,心中早就将叶云认定成和她师父一样的前辈高人了。

    叶云随意的挥了一下左手,示意他不在意此事。

    “陶姑娘,时间也不大早了,赶紧去看看令师吧,稍后我还有些许事情要去做!”叶云冲此女轻轻一笑,示意让陶嫣儿尽快带领自己去见葛天洪!

    陶嫣儿一听此话,顿时道了声谢,而后连忙带着叶云出了房门。

    “快走吧!”叶云见这丫头这般模样,心下觉得好笑,连连催促着此女!

    没过多久,二人便来到了一间略微偏小的房屋之中。

    “屋里怎么全都是千枯草,玉玲丸,蚀心草的药香之味?恐怕令师服了不少的药物!”叶云轻轻一嗅,眉头便已经紧促,心里总算明白了他们师徒为何那般贫穷了。

    陶嫣儿眼见叶云一嗅之间便已经分辩出不少药物,眼里的怀疑之色立时减少了三分,连忙领着叶云朝着葛天洪的床榻之处而去了!

    叶云瞧着眼前的葛天洪已经黑了一半的脸庞,心下略微有些惊讶,同时有些为他庆幸,因为若不是他先前服用了那么多灵药,恐怕此刻早就一命呜呼了。

    “师父,你醒醒!”陶嫣儿随后轻轻地将老者扶起,但任陶嫣儿如何喊叫葛天洪,他也没丝毫清醒的意思,这下子陶嫣儿可当真是着急了!因为前两天葛天洪还是好好的呀,无奈之下的她顿时就将双眼看向了叶云。

    叶云被陶嫣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当下也仔细地看了一下葛天洪,没有发现丝毫其他的异状之后,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红色的瓷瓶,而后倒出了一粒灰色的丹药。

    “此丹乃是解毒灵药,就看令师能不能缓过来了!”叶云轻轻一叹,随后就将此药赠与了陶嫣儿。

    陶嫣儿盯着此丹看了好大一会儿,眼里闪了一下,此时她又不大相信叶云了,毕竟这可是她师父的性命呀,此人是不是太草率了!

    叶云见此,当即一笑,而后说道:“你我素不相识,我若想害你师傅,此刻只需要放任不管,三天过后,他便会毒发身亡!”

    陶嫣儿听了此话,眼里一变,而后将那枚丹药分成两半,一半自己吞下,小半个时辰之后,她察觉体内没有异状,方才将另外半枚丹药给葛天洪服下了!

    叶云见这丫头如此小心谨慎,心中甚是赞扬,更是对她这种代替师父服药心生敬佩!

    “程前辈,你看看师父他面色好了一些!”

    陶嫣儿眼见他师父脸上黑气散了一部分,脸上自然露出了欣喜之色,连忙喊叫着叶云。

    叶云眼见灵丹果真有效,连忙就朝着葛天洪身边走去,随后又看了看此人的面容,发现当真好了一小半,叶云心下然颇感欣慰的!看来那枚丹药不错!

    可就在这时,葛天洪那紧闭的双眼忽然张开,而后还没等叶云反应的时候,葛天洪的双掌已经狠狠地击在了叶云胸口之上了!

    而这一击,叶云没有丝毫防备,登时他便有种头晕目眩,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脸上更是苍白无色!

    叶云眼里阴睛不定,深深地看了陶嫣儿一眼,而后又阴狠地盯着葛天洪一眼。

    “原来阁下早就醒了,当真是好算计呀!”

    陶嫣儿眼见师傅已醒,眼里一喜,然而却碰上了这种场面,她一时之间有些糊涂了!

    “师父,这位程前辈是我请来替你治病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葛天洪听陶嫣儿此话,没有回答,当下只是猛地喷出了一口黑色血液,但眼睛里却是阴沉,手掌更是狠狠地握着一张不知名的红色残符!

    “嫣儿,人心险恶,不可轻信,这人分明就不是真容,很有可能就是那叛徒派来残害我们师徒的!”葛天洪自然不是陶嫣儿他一眼就已经瞧出了叶云的易容之术。

    “什么?”陶嫣儿心里一惊,而后面色有些不善的看着叶云。

    “怎么?陶姑娘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若不是你先前苦苦哀求于我,我岂会管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叶云脸上自然没有多少好气,心里暗骂自己当真是鬼迷心窍了!

    陶嫣儿听着叶云此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半晌也没有言语。

    但是葛天洪可不认为叶云会有如此好心,他当下也根本不做任何解释,连忙用尽全力地催动着那半张符纸,同时嘱咐陶嫣儿快快离去。

    叶云一见葛天洪来真的,当下眼里也是一怒,心念一动之间,那把青灵剑已经摆成剑阵直冲葛天洪而去。

    葛天洪眼见叶云实力如此强横,眼里更是露出了必死之心,此时他实力已经大损,早已没有了开光期的实力,不过是在苦苦挣扎罢了!

    叶云当下冷哼一声,随即很是轻易地便将葛天洪的攻击挡下了,而后又是一个照面之间叶云就已经将青灵剑架在了葛天洪的脖颈之上。

    葛天洪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眼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求饶意思。

    叶云虽然心里极不舒服,但见葛天洪如此视死如归,心里还是颇为敬佩此人的!不过此时他心里恼怒此人无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葛天洪的。

    “不要杀我师父!”一旁的陶嫣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叶云便已经将他师父擒下了!

    “嫣儿,不要去求此人,也罢,今日我师徒就死在这里吧!”葛天洪甚为轻蔑地撇了叶云一眼,而后缓缓地闭起了双眼。

    叶云这下不禁有些无语了,上回遇到刘若竹和张可望二人也是这般,这次又是这样,这些人总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胡乱猜测,当真是让叶云无可奈何!

    叶云手指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子!而后轻轻地放下了青灵剑,当即也没有多说一句话,随手扔下了一个装有数百灵石的储物袋,而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

    陶嫣儿和葛天洪面面相觑了好一阵子,还是想不明白叶云这番怪异的举动!

    “师父,你看这人的背影是不是有些熟悉呀!”陶嫣儿望着叶云远远离去的身影,仿佛想到了什么,眼里忽然露出了一丝狡黠之色。

    ……

    叶云瞧着天色已经不早了,便不紧不慢地朝着朝着“灵器阁”而去了!

    一路上叶云甚是散漫,根本也不着急,接连服下了好几枚丹药,体内的伤势方才好了一部分。

    “这老家伙还真是厉害呀!”叶云不禁有些苦笑不得,感叹了一下世事无常,心里也是一阵唏嘘。

    而叶云在距离灵器阁数里之地的时候便已经披上了那件隐身的披风了!

    既然是夜探,他自然不可能明目张胆前往灵器阁了,更何况今日上午还有两名实力不低的炼气期修士始终在监视着那里呢!

    “让你们大吃一惊!”叶云轻轻一笑,心里在思索着怎么戏弄那二人。

    没过多久,叶云已经慢慢摸到了“灵器阁”的周围。

    “这两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竟然还在这里!”

    叶云神识之力轻轻一扫,便已经窥视到了隐藏的高杆和高显二人。

    “哎,高杆,你说那家伙还来不来呀!”高显又猛的敲了一下高显的后脑勺,似乎他已经将这件事情当成了一种习惯。

    “高显你这个孙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准敲我后脑勺,我这一直如此低矮,绝对跟你脱不了干系!”高杆狠狠的瞪了高显一眼,也趁着他不注意,狠狠地给了高显一下子。

    “行了,别闹了,这他妈什么破差事,这种苦差事尽是交给我们兄弟俩!”高显抱怨了好大一阵子,脸上尽是不满之色。

    “哎,别抱怨,我听刘师伯所说,这次上面似乎对滁州是志在必得的样子!这可是个好差事!”高杆压低了声音,二人也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叶云将二人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刚开始心里还是有所怀疑的,可是越到后面,他的脸色便越是难看。

    “高杆,你越说越是玄乎了,这么大的事情刘师伯能告诉你,就别在我面前吹嘘了!”高显眼里露出了些许不信的意思,显然他觉得同伴说的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跟你赌一件黄级上品的灵器,你敢不敢?”高杆眼见高显不信他所言,他顿时就有些着急了,连忙提出了一个赌约。

    高显听着高杆如此自信的话语,眼里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一件黄级上品的灵器价值也着实不菲的,他心里也有些心疼的。

    “怎么着,不敢赌了!我就知道你没这个胆量!”高杆见高显畏畏缩缩,当下眼里轻蔑地一笑。

    “我会怕你,笑话,不就是区区一件黄级上品灵器吗?怎么赌?我应下就是了。”高显一听此话,顿时火冒三丈,脸上就有些不自然,这可是面子的问题,当即他想也不想的便应了下来。

    那总挨揍的高杆一听高显此话,立时两眼金光一闪,脸上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容。

    “反正这滁州早晚都是咱们天煞宗的,你看着不出半个月,天剑宗就会怪怪交出此这座城池的!”高杆说完此话,随即用一种十分低微的声音向着高显传了一语。

    叶云听到这里,眼里狐疑之色更浓,不过心里有些觉得这二人当真是胡言乱语,这么大一个滁州城岂是他们天煞宗说一句话便归属的了。

    但是宗内迟迟不来人,这也让叶云感到万分疑惑,难不成宗内也要对滁州下手了!

    而且几天前宗内祖师除了震怒之外,只是让叶云继续打探滁州风云变幻的消息罢了,至于做什么内应叶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呢!

    而那高杆高显二人似乎越说越是兴奋,双眼里都露出一副颇为贪婪的神色!

    叶云觉得是时候可以出手了,便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了离二人不足百米的地方!

    “高显,到时候你小子可别赖账呀!”高杆说完此话,还不忘拍了拍高显的肩膀,而后眼里闪过了一丝莫名之色。

    “这自然没问题了,不过……”高显说完此话,忽然飞速地向着叶云所在之地猛然之间狠狠地一击。

    而那位高杆也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了叶云身后。

    “啧啧,是你小子!深更半夜的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此刻瘦高个子的高显眼里一点有些意外之色。

    “嘿嘿,这位小兄弟,想必听到了我们刚才的谈话了。”矮胖的高杆此刻哪里还有之前的样子,二人摇身一变,修为早已暴露出来,都是十三层的修士!

    叶云脸上自然是说不出的难看之色,显然他也没想到这二人竟然一直在这里演戏,假意骗他上钩,当真是老奸巨猾。只不过这二人到底是如何发现他的,这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在这个时刻,多说显然毫无意义,当即叶云一念之间,青灵剑已经出鞘。

    不过叶云知晓,这二人的实力不弱,所以叶云又拿出了一张空白色的残符。

    当下只见叶云轻轻一催此符,符纸上顿时灵光大现,顷刻间叶云速度足足比先前提高了一倍有余,叶云见此自然面上大喜,而高显高杆二人则脸色一沉。

    叶云当即也不管这二人阴沉的表情,只是连忙催动剑阵,他此刻不求灭杀二人,只希望暂时牵制住二人便已经足够了。

    然而那高显二人心里可是要生擒叶云领赏的,当下一人手持黑色灵枪,另一人手持黄色灵轮,二人相互配合之下,任凭叶云剑阵如何精妙,却也没有伤及二人丝毫。

    而反观叶云则白白损失了些许灵气,叶云越打越是心惊胆战,暗骂这二人真是难缠,同时也为自己手中缺少灵器而暗暗发愁。

    虽然先前灭杀了城主府一众修士,但那些低阶修士手中哪有什么威力巨大的灵器,只不过空有一些灵石罢了。

    而对面的高显二人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练气十二层的叶云竟然如此难缠,灵力和神识之力这般深厚,他们二人可清楚,维持如此庞大的剑阵所需要的神识之力可是十分庞大的!

    不过二人却丝毫也不担心落败,若是他们二人连一个区区练气十二层的叶云都拿不下的话,日后还怎么混下去。

    更何况二人手中还是有着他们少主赠与的宝物的!

    叶云眼见这二人攻守兼备,丝毫破绽也找不出来,当下嘴角冷笑了一番,而后便拿出了一个黄色的瓷瓶,而这个瓷瓶也不知道是他灭杀了哪个倒霉鬼之后得来的一种秘宝。

    二人见叶云这么怪异,眼里略微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

    随后只见叶云轻轻一揭开瓶塞,一股浓郁的黄色烟雾顿时便喷射而出,随后叶云轻轻一催动之下,此烟便立刻朝着二人而去。

    二人惊怒之下,自然连忙躲避此烟,然而这烟雾却不知怎的竟然黏在了他们的身上。

    随后更让二人惊怒的是此刻叶云手里又有一个蓝色的瓷瓶,不过片刻时间,二人只见蓝色瓷瓶当中便出现了迷迷麻麻的黑色甲虫。

    “居然是灵虫!”二人惊呼了一声,连忙朝着四周逃窜而去。

    ……


  

  

http://www.weicd.com.cn/129_129080/365604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weicd.com.cn
古槐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eicd.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